您的当前位置:华讯首页 > 最热板块 > 正文

几乎所有经济问题背后都有垄断因素

来源:华讯财经 编辑:华讯编辑 时间:2018年12月06日 06:05:42

原标题:几乎所有经济问题背后都有垄断因素

导读

☄垄断是许许多多社会问题的根源。

政客制造垄断的多种方式

——几乎所有经济问题背后都有垄断因素

文 / 迈克·霍利

Mike Holly

译:禅心云起

政客偏好权威命令而非市场经济,倾向制造垄断而非鼓励竞争。他们通过实施有利于自己袒护的企业和特殊利益者的政策,在所有主要工业部门直接创造了垄断(以及寡头垄断)。

2017年,大学的经济学家简·德·洛克尔(Jan De Loecker)和简·埃克豪特(Jan Eeckhout)发现,几乎所有经济问题背后都有垄断因素——它们减缓了经济增长,引发了经济衰退、金融危机和萧条。

这些垄断因素限制了商品和服务的供给,提高了物价和“利润”,同时降低了质量。此外,垄断减少了对于劳动力的竞争,压低了非垄断机构的工资水平。这导致了贫富差距、就业不足、失业和贫困。

垄断也是许社会问题的根源。与真正具备竞争力的公司不同,拥有垄断力量的机构可以更任性地歧视弱势群体,尤其是女性和少数族裔。它们阻碍了创新这个长期繁荣的关键。垄断还导致了帝国主义和战争。

今天,控制着约92%经济(GDP)的8大工业部门由享受特惠政策的特殊利益集团主导。这包括:

☬ 银行业(8%):依靠美联储这家中央银行监管各家银行并支持大银行(尤其当它从大银行买卖债券来控制利率时)来实现垄断

☬ 住房(15%):通过房利美/房地美房地产抵押贷款的双寡头垄断和联邦住房管理局垄断,资助和促进住宅建设及都市扩张;而当地政客则给予裙带房地产商以特惠。

☬ 医疗保健(18%):这个领域的垄断,借助于限制医生和其他医疗专业人员的供应的州行医执照法(诺奖得主米尔顿·弗里德曼的观点),限制医院供应的医疗需求证书法【注:1974年,国会通过了《全国医疗规划和资源发展法案》,该法案鼓励各州建立医院投资审批制度,又叫医院需求证书,也就是说任何投资方或现有医院要开设新医院或增加新服务,必须向州政府提交社区医疗需求报告,得到批准之后才可以投资建设。政府(及其支持的)垄断购买方联邦药品专利和其他知识产权法。

☬ 农业(8%):补贴传统作物,补贴这些作物的投入物及农产品销售垄断商,包括种子(如转基因作物)、单一作物大型企业农场和垃圾食品加工。这些补贴阻碍了替代作物、多元作物家庭农场和健康食品的发展。补贴跨国企业集团的农作物出口让发展中国家农业无法与之竞争。

☬ 能源(12%):通过政府鼓励的欧佩克石油卡特尔实现垄断,而电力和天然气市场则由地区公用事业垄断企业控制。公用事业垄断公司对电力供应采取了偏袒裙带关系的操纵投标。政府还从各类燃料中挑选输家和赢家来制造能源垄断。大石油和天然气公司获得了水力压裂环保法规的豁免待遇。在基本负荷电力市场中,照顾石油水力压裂法的天然气副产品,青睐风能和太阳能,打压低成本煤炭。风能和太阳能,还有由玉米和纤维制成的乙醇汽车燃料,都接受了量身定制的强制法规和补贴,这阻碍了包括可再生能源在内的其他潜在低成本能源的开发。

☬ 交通运输(10%):通过政府管制(包括救助)进行垄断,袒护三大汽车制造商,并给四大航空公司提供机场特惠。

☬ 技术(8%)通过专利和版权法垄断,而受管制的区域特许权则授予当地电话、互联网和有线电视垄断事业。

政府(13%)主要通过联邦、各州和地方资金制造公共垄断,尤其在教育领域。

这些垄断影响了消费者和政府支出。消费支出占到经济总量的70%左右,主要由住房(36%)、食品(14%)、交通(14%)、能源(9%)、医疗保健(8%)和教育(3%)所支配。美国政府开支主要集中于医疗保健(30-35%)、国防(20%)、食品(4%)、教育(3%)、交通(2%)和住房(2%)所支配。州政府的教育支出约占30%。

教育、医疗保健和能源垄断受到极大袒护,控制了近40%的经济总量,并且要为当今大多数经济问题负责。自20世纪70年代大通胀以来,教育、医疗和能源领域的垄断限制了供应,而需求一直在增长,导致消费物价上涨(见图)超过了工资上涨。能源占运输成本的近1/3、住房和农业成本的1/10。

美国的“医疗保健成本危机”始于1965年。政府依靠联邦医保制度(Medicare)和医疗补助制度(Medicaid)增加需求,同时限制医生和医院的供应,这导致了医疗领域达到通货膨胀率两倍的价格上涨。这些不断膨胀的成本也增加了药品工业所需的临床试验成本。自1984年以来,通过成功游说过度慷慨的知识产权(在专利基础上),制药业将其利润率提升至所有行业最高。

与此同时,公立教育控制着92%的K-12教育(从幼儿园至高中毕业)78%的高等教育。大学通过特惠政府资金获得了垄断权,这些资金占收入的绝大比重。自1980年以来,大学入学人数增加近150%,而四年制大学数量仅增加约50%,这增强了大学的市场支配权。如果迄今未得到补贴的,就会在竞争中居于劣势。这给市场进入制造了障碍。需求增加和竞争对手供应的限制,使大学学费整体上一飞冲天。

政客可能会支持这些政策,部分原因是:这些政策为竞选活动提供财政捐助和其他捐款。他们通过指责可能存在(也可能不存在)的市场不完美或失灵,为有利于垄断的干预提供借口。然而,他们经常在没有太多证据甚至分析的情况下,就冒然宣布市场失灵。

正如科学史学家詹姆斯·伯克(James Burke)所说:“你只有知道自己去过哪里,才知道今后会前往何方。”市场失灵、垄断和经济问题一直被不公平地归咎于资本主义。3个多世纪以来,大多数美国人漫无边际地受到命令经济形态的煎熬折磨。这类经济形态由偏向垄断和无效监管的政府政策所创造,掩人耳目、不断演变和倒行逆施1900年以前的国家重商主义,直到20世纪70年代的国家社会主义,以及之后国家法团主义

推荐

责任编辑:

相关推荐:

栏目分类


华股财经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风险自负。

提示:华股财经不作任何“加入会员、承诺收益、利润分成”以及其他非法操作方式进行非法的理财服务。

华股财经为深圳市大赢家网络有限公司旗下财经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客服QQ:511235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