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华讯首页 > 投资专栏 > 正文

商誉暴雷巨亏19亿,业绩承诺或现财务造假!

来源:华股财经 编辑:华股编辑 时间:2019年05月29日 14:30:27

原标题:商誉暴雷巨亏19亿,业绩承诺或现财务造假!

微信公众号:梧桐树下V(wutongshuxiabwt)

文/梧桐枫年

上市第7年,珈伟新能(300317)一次性巨亏19亿,亏光了上市以来的累计所有盈利,还引来了交易所年报问询函。

之前,“梧桐树下V”5月21日发文《上市当年即变脸,18亿收购承诺期满就巨亏,欠一名监事1.6亿,又一个雷?》,对珈伟新能2018年巨亏、并购标的业绩变脸等情况进行了分析。

而进一步,笔者发现,这暴雷的商誉背后,隐藏着业绩承诺期巨大的财务造假嫌疑。

一、大额商誉一口气全部减值

珈伟新能全称珈伟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主营光伏照明、光伏电站,于2012年5月11日挂牌创业板上市。上市之初,公司原名深圳珈伟光伏照明股份有限公司,原主营业务为光伏照明产品、高效LED光源等。2015年,公司并购了华源新能源以及部分光伏电站,从而主营业务增加了光伏发电和EPC工程总包。2018年11月公司变更名称为现名。

如上图所示,自2015年并购华源新能源开始,珈伟新能业绩大幅提升,收入利润纷纷上涨。业绩承诺期之后的2018年,收入断崖式下降,利润大幅亏损。

19.74亿的亏损主要来自于资产减值损失——

2018年,珈伟新能对应收账款、存货、固定资产、商誉均计提了减值损失,合计减值损失18.02亿。其中,商誉减值12.97亿,成为了亏损的关键,也受到了交易所的问询。

2018年末,珈伟新能商誉原值15.84亿,减值准备13.80亿,商誉净值约2亿。最核心的商誉来自于2015年对华源新能源的并购——商誉原值11.55亿,2018年全额计提11.55亿的减值损失。

在2015-2017年的承诺期,为上市公司贡献大量收入、利润的核心子公司,怎么承诺期一过,就成为了商誉全额减值的对象呢?

如此业绩变脸,无法让人接受,就连交易所的问询函都十分直接的提问,是否存在调节业绩的情形。

诚然,2018年531光伏新政对整个光伏行业打击严重,业绩下滑是自然。而业绩承诺期内的业绩表现,恐怕有猫腻!

二、超7成业绩承诺来自关联交易

作为珈伟新能高价买来的标的,华源新能源有着重要意义。

华源新能源是上市公司在2015年以发行股份、支付现金方式向振发能源(75%)、灏轩投资(25%)收购的全资子公司,总交易价格18亿元。振发能源的实际控制人为查正发,灏轩投资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之一丁孔贤先生的全资子公司。振发能源本次重组取得上市公司股份83212735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32.53%,成为单一第一大股东。

根据2015年8月5日披露的《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暨关联交易报告书》,振发能源直接或间接控制的公司高达83家,除负责光伏电站 EPC (建设工程总承包)的华源新能源公司外,光伏电站项目公司多达65家,其他项目开发公司、研发公司、贸易公司等17家,这为华源新能源后续的众多、大额关联交易奠定了基础。

回顾2015-2018年,华能新能源主要业绩数据如下:

其中,2015-2017年作为华源新能源的业绩承诺期。由此可见——承诺期内业绩年年增长,承诺期满立马业绩大幅下滑

从业绩承诺完成情况来看,华源新能源的业绩承诺也是“刚刚好”

华源新能源主营EPC光伏电站建设和运营,整个珈伟新能的EPC电站业务收入、电站运维都来自于华源新能源

而珈伟新能的关联事项讲出了事实。

回顾2015-2018年的年报,珈伟新能有着大量的关联交易——向关联方销售,而这些关联销售的业务多为EPC工程收入和电站运维

也就是说,珈伟新能的关联销售中的EPC工程收入和电站运维收入,均为华源新能源所实现的收入。

进一步,笔者整理了这些关联销售。

在2015-2017年的业绩承诺期内,华源新能源实现的营业收入合计50.68亿,其中向关联方销售便实现了36亿,占总营业收入比重71.03%。

关联方们对于华源新能源承诺业绩的完成功不可没!

业绩承诺期后的2018年,关联方销售“毫无悬念”的大幅下降,也是业绩变脸的重要原因之一。

与此同时,大量的关联销售也伴随着大量的关联欠款

由上表可见,华源新能源有着大规模的关联方应收账款。2017年、2018年,公司应收关联方款项已经超过了当期营业收入,意味着公司存在以前年度的欠款未能回收的情况。

而应收账款/营业收入的占比持续增加,代表着关联方欠款越来越多、也越来越难收回。

三、关联往来计提大额坏账,不准备收钱了?

越来越多的关联方应收账款怎么办呢?想尽办法去催收?

并不是。

华源新能源在坏账准备的计提上做起了“文章”。

笔者整理了2015-2018年,对于关联方应收账款的坏账计提比例。

如上图所示,2015-2017年,公司对关联方应收款的坏账准备计提比例趋近于0,而在承诺期后的2018年,坏账准备计提比例猛增至28.69%

按理来说,坏账准备计提比例提高,代表了公司谨慎性的加强,本是一件好事。然而,业绩承诺期内几乎不提坏账,期满立马大幅计提坏账,这恐怕不是谨慎性的问题,更大的可能是业绩承诺期内营业收入有猫腻!很大可能存在虚构营业收入的财务造假行为!

对此,笔者逐一分析了2018年末10.15亿关联方应收账款的大额构成

① 榆林市榆神工业区锦阳光伏电力有限公司 应收账款2.80亿元

在2015-2017年间,华源新能源与振发能源全资控股的榆林光伏电力的交易仅发生在2017年。

2017年,华源新能源向榆林光伏电力提供EPC工程建设确认收入4.52亿(系2017年金额最大的关联交易),2017年末应收账款5.29亿(未计提坏账准备)。在剔除增值税影响外,2017年向榆林光伏实现的4.52亿收入均为赊销

2018年,无业务发生,应收账款从5.29亿降至2.80亿。

而对着2.80亿的应收账款,在2018年,华源新能源计提了0.80亿的坏账准备,应收账款净值为2亿。

业绩承诺的最后一年,全额赊销确认的最大笔交易,当期未计提坏账准备;在次年却计提超过8千万的坏账准备——是2017年的交易有什么问题?还是觉得欠款收不回来了?

② 虞城华源光伏发电有限公司 应收账款1.99亿元

笔者查阅了近几年年报,与振发能源控股的虞城光伏发电的关联交易发生在2016-2018年间。

上表的信息显示——2016年,华源新能源与虞城光伏发电发生EPC工程业务实现收入0.97亿,当期无赊欠,而是预收了一部分款项;2017年,虞城光伏发电开始欠款,期末欠款0.75亿元,而未计提坏账准备2018年,业务再度发生,欠款金额持续累加,至2018年末共有欠款1.99亿,华源新能源对其计提了0.57亿的坏账准备

如此可见,2017、2018年,华源新能源对虞城光伏发电合计确认收入2.26亿,其中近90%均为赊销;而对于赊销款,却“选择性”的在承诺期后计提超过5千万的坏账准备。

③ 海原县振兴光伏电力有限公司 应收账款 1.56亿

与振发能源控制的海原振兴光伏的业务只是发生在2018年,与业绩承诺期无关。而该业务却成为了2018年业绩的核心。

2018年,华源新能源对海原光伏实现组件销售收入1.33亿,确认应收账款1.56亿。剔除增值税影响外,该笔销售全额赊销。

而该笔交易为2018年的华源新能源贡献了17.74%的营业收入。

对如此重要的交易,华源新能源选择其中的4474.33万元“不要了”——计提了坏账准备28.69%。

④ 海原县振发光伏发电有限公司 应收账款8164.30万元

与振发能源控制的海原振发光伏发电的关联交易发生在2016和2017年。

如上表所示,2016和2017年,华源新能源向海原光伏发电大量赊销、实现了超过3.7亿的收入,而对其应收账款从未计提坏账准备。2018年,无业务发生,却选择要计提0.23亿的坏账准备。

⑤固原中能振发光伏发电有限公司 应收账款7982.65万元

海南州蓝天新能源发电有限公司 应收账款7650.65万元

这两家公司也是振发能源控制的企业。以上两家公司关联交易的发生仅是在2017年——业绩承诺的最后一年。

在关键的2017年,华源新能源给予两家客户全额赊销,确认收入2.79亿。当期仅确认113.50万的坏账准备;到了2018年,赊欠款尚有1.57亿未能回收,便选择计提了0.45亿的坏账准备,给出的理由是预计能收回部分款项

整理上述分析可以看出,2018年末,珈伟新能应收关联方款项10.15亿,当期计提坏账准备3.38亿,多数为对2017年及以前期间所形成的应收账款所计提的坏账准备。而这些在2017年及以前形成的应收账款,在2015-2017年所计提的坏账准备极少,到2018年却突然计提大额坏账准备。

在2015-2017年间形成了收入,贡献了业绩承诺,却在2018年来计提坏账准备——公司存在利用关联交易操纵业绩,以满足承诺期要求;期后公司又试图通过计提坏账准备而减轻应收账款压力的嫌疑!

四、存货“清仓式”减值

除了应收账款,珈伟新能的存货也在2018年开启了“清仓式”减值

2018年,珈伟新能计提存货跌价准备1.65亿,对原材料、在产品、库存商品、周转材料、半成品等均计提了跌价。

其中,原材料和半成品所计提的跌价准备金额已经超过了账面余额的一半,也就是说其跌价准备计提比例超过了50%。而上年同期,该比例尚不足10%。

计提跌价准备,本意在于保持谨慎性,公允的去反应存货的真实价值。然而,跌价准备计提比例的突然大幅上涨,除开行业环境的变化,更有着操纵业绩的嫌疑——是否把以前期间已经不能用的存货在2018年一次性清仓减值?

原材料和半成品大量计提跌价准备的同时,库存商品的价值却显得极其异常。

珈伟新能的库存商品主要为LED照明产品和光伏照明产品。年报显示,

上图可见,LED照明产品和光伏照明产品的2018年期末库存量同比大幅下降

同时,产品毛利率下降,意味着库存产品的盈利能力也在下降。

在量和价同步下降的前提下,意味着库存商品的期末价值同比应该也保持大幅下降。

然而,

珈伟新能的库存商品价值却“逆势”增长。

究竟是库存披露不准确?还是跌价准备计提不足?

五、募投项目一变再变,公司只剩募集资金

2012年上市之后,珈伟新能在2016年进行了一次非公开发行。

年报显示,2016年非公开发行募集资金7.84亿。预计用于光伏照明研发中心项目、光伏电源半导体照明系统产业化项目、年产4000万套太阳能草坪灯、太阳能庭院灯项目、抚州珈伟30兆瓦地方光伏电站项目、成武太普40兆瓦农光互补光伏电站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共6项。

然而,以上的5个募投建设项目,有4个项目都已经终止不再进行,唯一进行的光伏照明研发中心项目,其投入预算也从3000万降至1084.56万。

变更之后的募投资金用于了其他项目的投资,包括基地建设、光伏电站等。

截至2018年末,募投项目大多已建成投产,然而收效却甚微。公告显示,除了上海珈伟-阿克陶县20MWp光伏并网电站 EPC 项目达到了预计收益外,其他已完工项目均未能达到预计收益。而对于唯一达到预计收益的项目,公司也未对其收益进行披露。

不仅募投项目未能按预期产生收益,募集资金也已被公司“挪用”。

年报显示,目前公司尚未使用的募集资金为18534.82万元。

而同时,公司的货币资金显示。

2018年末,公司货币资金余额3.26亿,其中受限货币资金1.74亿,也就是说,不受限制的货币资金仅为1.52亿,

除此外,公司也没有购买理财产品等。

也就是说,公司在2018年末可用货币资金1.52亿,而同时,公司尚未使用的募集资金为1.85亿。——公司的募集资金已经被“挪用”!

也正是因为资金的短缺,珈伟新能2018年的年报被立信出具了带持续经营重大不确定性段落的无保留意见

2019年4月29日,珈伟新能发布了2019年一季报——收入再次下降,经营再度亏损,银行进一步抽贷。

公司曾表示将通过回收欠款、处置资产来缓解资金压力,而一季报显示,进展甚微,公司目前依然面临紧张的流动资金压力。

此时的珈伟新能恐怕很难解释清楚,那些“刚刚好”完成的业绩承诺和承诺期后的“洗大澡”,笔者认为这公司财务造假的嫌疑确实很大!

5月20日深交所给珈伟新能下发了年报问询函,要求珈伟新能在5月27日之前回复。5月24日,珈伟新能公告将推迟到5月31日之前回复。看来,不少问题很难回复!笔者也期待着这公司的回复。

责任编辑:

相关推荐:

栏目分类


华股财经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风险自负。

提示:华股财经不作任何“加入会员、承诺收益、利润分成”以及其他非法操作方式进行非法的理财服务。

华股财经为深圳市大赢家网络有限公司旗下财经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客服QQ:24913249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