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华讯首页 > 谈股论金 > 正文

现在的银行就是5年前的白酒

来源:华股财经 编辑:华股编辑 时间:2019年07月24日 17:39:36

原标题:现在的银行就是5年前的白酒

作者:否极泰董宝珍

来源:雪球

​​彭博新闻社:虽然您说可能不太愿意细聊茅台的问题,但是我们读者也都是外国投资者,您也知道对茅台这种话题是特别感兴趣,然后也有一定的争议,所以还希望您从茅台的基本判断来讲起,然后你能细致一点讲,您是哪年开始看多茅台的,当时主要的亮点是什么?

董宝珍:我看多茅台大概在2012年到2013年那时候最强烈,当然与基本面有关系。茅台是一个可以提价的快速消费品,巴菲特一生投资的重点是消费加金融,因为消费就有这种出大牛股的天然的优势,如果消费它还能提价的话,它这个优势就更大了。所以这是我看好它的原因,作为一个价值投资者,我一定是要先看好基本面的,但是我特别强调是在基本面优势之下,我看好的最重要的原因是当时的股价大幅下跌了,当时的股价已经跌到了十倍市盈率附近,所以不完全是基本面好,而是当时基本面因为反腐被误解了,当时中国人认为说因为反腐,所以没有人喝茅台了,所以茅台走上了长期的衰退,这种错误认知大流行的过程中,股价下跌是我看好的更重要的原因。我的看多是有条件的,我不是因为这个公司有非常强劲的基本面才看多的,我是基于强劲的基本面被错误地理解为毫无前途,从此暗淡的情况下才积极的看多的。2013年我提出一个观点,茅台出现了千年不遇的机会。那个时候我看多的时候,其他人的看法就是产业专家,白酒专家,资本市场的专家,全面看空。当时你要敢看多茅台,就敢把你送到精神病院,进行精神测评,就像你今天敢看好银行,那么他就认为你投资水平太差了,这种水平的人还发基金,你应该回家抱孩子是一样的。所以说首先是看好基本面;第二是基本面当时被误解了,因为当时反腐;第三是当时所有人都不看好,所以我是非常看好的。那么随着形势的变化,它总是变化的到一定程度,这个看好也就不看好了,大约是这样的。

彭博新闻社:您当时说随着形势的变化,茅台基本上就是变到600块的时候,您就已经不看好了,是为什么?

董宝珍:因为我自己始终认为一个价值投资者,他的财富来源于安全边际。安全边际是什么东西?是公司价值和价格的差。我们说在100块钱和600块钱的时候,茅台的基本面,茅台的内在价值,其实没有什么变化,茅台一直是供不应求的,只是说100块钱的时候它的供不应求程度差一些,因为当时三公需求退出了,到600块钱完成了民间化转型,所以它的需求更旺盛一些。这个差异不大,它真正的基础的竞争优势,提价权一直是一样的,但是100和600最大的差异是价格,在100块钱,那就是物超所值,在600块钱,在700块钱就是没有物超所值的,当时我认为六、七百块钱的茅台有可能已经脱离了合理估值,适度高估,所以我当时就不再乐观了,大家要知道我在100块钱的时候,我恨不得在全地球到处宣传茅台,但是在600块钱的时候我基本上是不宣传的,我甚至于如果要是发表观点,我认为就是说要警惕的

展开全文

不管最后我在六、七百块钱退出茅台,到今天茅台涨到一千块钱了,我就有一个道理,说我六、七百块钱退出,难道我一千块钱应该看多?所以这是我一贯的原则。价格太高了,就没有价值了。当然有的时候大家就是越涨心情越好,但是从客观的价值来说是越涨越危险,人性是认为越涨越安全,越涨越想买,而且你一买马上第二天就上涨,但实际上真正的投资原理千年不变,永恒不变的原理是越涨越危险的,所以我想这是我的态度,我不可能因为600、700多块钱不看多了,我退出以后,当它涨到700块钱之后,再涨到1000块钱之后,它涨得更高,我反而再看多,那是不理性的,这是我的观点。

彭博新闻社:我觉得比如说100到600这个阶段,它是估值的回归,怎么解释从您退出之后的600到现在的1000为止的40%的涨幅是什么推动的?

董宝珍:我个人认为这个与基本面完全没有关系,也不是事实。我认为上涨是与人的情绪关系更大,因为不论中外,资本市场上的规律,就是股价在两端的涨跌都跟基本面没有关系。巴菲特有一句名言叫做我只有在两端的时候才能看出方向,过度低估和过度高估,因为过度高估和过度低估的时候,它上涨就不正常,几天不见就10%,20%。所以一百块钱是过度地低估,那么一千块钱是不是过度的高估呢?我不是真理裁判所的所长,建议大家自己考虑就是了,判断起来比较困难。我的看法如果直接说出来容易导致我人品下降。有一帮人就想搞臭我,因为这个我就不太理解,就是说咱都是投资人,言论自由,觉得事实证明你是对了,我向你鞠躬佩服你,这个是很正常的,我犯的错误比我正确的判断要多得多了,就巴菲特还说犯了很多错误,但是咱们中国投资圈善于搞人格暗杀,就是说他就会认为你这个观点是恶意的,是一个卑鄙的家伙的想法,我是靠形象活着的,我不得不维护我的形象,不敢得罪人了,所以我不敢直接说话了。但是我要说的是股价不管是白酒,不管是银行,不管是任何一个股票,它都是周期波动的,从过度低估最终合理估值,最后到过度高估,这个规律是永恒的,谁都逃不脱。

作为一个投资者,你不得不思考你所投资标的处于周期性估值波动的哪个区间呢?首先,一千块钱的贵州茅台绝不是过度低估,第二、一千块钱的贵州茅台,是不是合理估值,这是个问号。如果他不是合理估值,它又不是过度低估,那它是什么?大家自己思考就行了。

彭博新闻社:另外像今天我看那边是酒鬼酒又有一个很好的一个拉升,也是业绩推动的,然后其它的白酒股也跟着涨,现在大家对白酒股是否过于乐观了?

董宝珍:我可以明确的说是过于乐观,他的证据在哪?一个是估值水平,你看一下白酒股的整体估值水平,第二个你看一下它的价格变化的态势。大家老在资本市场上做投资,你就会发现就是在暴跌的极端的低点,它跌的是越跌越快,几天不见能跌20%,在高估的高点它也有个特征,就是说股价涨得特别快,这种上涨的特别它不可能从基本面得到解释,因为基本面所以叫基本面,是因为它是基本的东西,基本的东西不会变,你不能说你三天没见董宝珍,他变成一个女人了,生了俩大胖小子,这不是我的基本面,我的基本面是男性不可能改变的。所以你看它业绩不见涨,股价1个礼拜涨了百分之二三十,那不可能是基本面,因为在客观层面的基本面不可能一个礼拜涨百分之二三十,但是人的情绪可能会突然就乐观,所以我想如果硬要说的话,基本面上都很难解释。

彭博新闻社:现在也有可能机构会觉得茅台、白酒的业绩是最透明或者最确定的,这个认可吗?

董宝珍:是这样的,我要给大家澄清一下,就是茅台或者是白酒,它真的是有产业特征优势的,尤其民用白酒它就能够提价。它产业优势提价优势是真实的,但是你要注意有提价优势,价值连城也得有个价,我还跟朋友开玩笑说这个股票价值连城,你是北京城的还是大东北的大城市铁岭你得给他定个价,它是优势,包括我对白酒的担忧,我对茅台的担忧,并不是看坏基本面,它真的就是有优势的,但是它从100涨到1000,它涨十倍用了5、6年,你再让他用2、3年再涨1、2倍,它就是用7、8年涨了20倍,这逻辑上就不好说了,所以还是慢点涨。

基于估值,不要一厢情愿地把好日子一口气过完了,那坏日子就来了,所以我是这样考虑的,我不看空白酒的基本面,我只是说它太高估了,你涨得太猛太快。这是我的考虑。

彭博新闻社:很多外资机构也把茅台的目标价一提再提,您认同这种做法吗?您觉得它的目标价格应该是多少?

董宝珍:我是这样想的,我跟你分享一下猴皮筋估值法。在2013年的时候我是在200块钱左右买入的,结果一天一天下跌,就会跌到100块钱了。在100块钱的时候,我认真看了一下机构的研究报告,我发现一种现象叫猴皮筋儿估值法,就是当茅台的股价是200块钱之后,机构给的估值是180,很快就跌到180,机构再次给估值160,然后到160的时候对应的市盈率可能是15倍,然后机构就又给你估到120,对应的市盈率就是12倍,到120的时候他又给了个100,然后就是八九倍!

这种估值法我称作机构投资者的猴皮筋估值法,只要股价下跌,它就压低合理估值,压低股价,压低他认为的合理股价,只要股价上涨,它的合理估值就层层上涨。在2013年的时候,这是中国最著名的一个大型研究机构,他认为茅台的合理估值就应该是十倍市盈率。但是前两天这家著名投资机构为茅台的合理价格在1300块钱!同一个股票他们六年的差异如此之大,我可没造谣,你能知道他是谁,对吧?这个就是猴皮筋估值法的表现,越涨越乐观,越跌越悲观。这种发报告的人的影响力非常大,它这么一发他的追随者就接受了,一接受就能引发股价的变化,你要注意猴皮筋估值法是我创造的,我发明的专有名词。

彭博新闻社:现在您的目标应该是找到新的茅台,您觉得您找到了吗?

董宝珍:我认为是找到了,我转战到银行业,我认为首先银行业的成长性是绝对比不上消费食品的,如果银行以30%的业绩增长速度涨十年,那是不可能的。银行业的长期增长速度比GDP增速要高一点,但是我认为发现了新的白酒新的投资机会,很类似于6、7年前的白酒,你看一下现在有几个人看好银行,有多少人看空银行,银行的市盈率可是五六倍,当年茅台创下千年不遇投资机会之后,它的市盈率是八倍,所以我这总结了一下,银行与六年前的白酒大体上在逻辑上是一样的,为什么?

第一个它们都处于历史的最低估值区间,都处于罕见的低估值。第二个他们本身都是千年企业。大家知道中国的白酒有五六百年了,从元朝就有了。第二个就是银行业,现在银行业出现了几百年。我觉得他再存续几百年也是肯定的,他们都是社会的基础产业,银行现在是历史低估值,为啥?历史低估值被全面看空,所以我现在在银行比较低迷的情况下,我认为迟早某一天银行业的市盈率要达到20倍!就像在2013年茅台跌到一百块钱,谁也不敢想象茅台的市盈率能达到30倍,没人敢想。现在我认为将要发生的变化是银行将迎来戴维斯双击,这个机会是客观的,我们不能想象说中国银行业出问题了,是不可能的。我想我就说这么多。

彭博新闻社:您刚才说了茅台这些逻辑中至少还是有一个基本面的支撑,它能提价,而且是消费,那银行他对应的特点是什么?

董宝珍:我给大家分享一个事实,就是说巴菲特的重仓股分为两类,一类是消费,另一类是金融,实际上据说巴菲特最近一段时间的重仓股一半都是银行,那么巴菲特投资的是美国银行,美国银行在经营环境上跟中国银行是不一样的有点差别,但是中国银行、美国银行它的基本业务特征基本盈利模式特征是完全一样的。所以巴菲特投资美国银行,实际上是对人类经济社会中银行这种业务模式的信任投票,巴菲特相信银行是值得投资的,这是一点。第二点,中国银行业由于中国社会经济的自身演化,它正处于业绩的低点,坏账的高点,估值的低点,息差的低点,下一步它将要发生的变化是息差回升,坏账下降,从而形成业绩上升,估值上升。

所以从银行来说,逻辑上存在着一种困境转折的投资机会,我说的这是个人主观分析,不构成投资建议。

彭博新闻社:你为什么认为它是一个转折,为什么会认为坏账会下降,息差会提升?

董宝珍:我给大家说,因为这个没有办法展示数据,大家知道银行的坏账,从一笔贷款成为银行的坏账的时候,他必须进入关注类,这个数据变成关注类贷款之后才逐渐变成了坏账、不良资产,那么现在中国银行业关注类贷款占所有贷款的比例已经出现拐点,已经开始下降。这个数据在银监会网站上,银监会网站每三个月公布一次中国银行业的资产质量数据,关注类贷款是不良贷款的先行指标,先进关注再进不良,而关注类贷款的拐点的出现,预示着随后不良也将会走向下降。

这是一个在银监会上就能看见逐季回升,而且银行利息是公开数据,在商业银行的网点上你都能问他的存款贷款利率,现在存款利率稳定,贷款利率已经开始上升了,所以就能看出来。而这种上升,尤其银行业带有周期性,它一旦上升它都是延续性上升。所以我认为未来一直会延续下去。

彭博新闻社:大部分人不看好银行的原因,也就是因为它坏账率高是吗?

董宝珍:不看好的原因就是说客观上银行的经营业绩的增速这几年也下来了,每年发布的报表能够坏账确实就是特别高,原来的坏账很少,现在坏账特别高,但是大家要知道银行的坏账它是这种业务模式固有的特点,就像一个人总要得一点病,并不是一得病就死,银行这种业务特征是每隔十年就发生一次金融危机,其实在中国金融系统也会出现,每隔十年就会出现一次不良率提升。

不良率提升,你化解了不就了事了吗?这不是跨不过去的一道坎,它是一种内在的必然,就说银行自从开张以来200年从来没出现过坏账提升,这是不可能的,这是个骗子公司,报表是假的。有坏账不是什么大问题,现在已经转折了。

彭博新闻社:这个转折点你什么时候看到的?

董宝珍:我认为2019年一季度就开始了,一季度银行业主营收入的增长已经超过两位数了,已经出现了好几家,比如说光大银行,比如说几家城商行什么,上海银行、南京银行它们的主营收入增长率出现了两位数增长,个别银行的收入增长率能超越30%,与此同时它的市盈率只有六倍,这种增长已经在一季报反映了,但是由于我们前半年有贸易战的问题。

彭博新闻社:您这边主要是看白酒和银行吗?像银行您也提到了它的低估值,还有不被市场看好,然后你提到它迎来拐点,一个是息差回升,一个是坏账下降。你是看到它基本面上是有一个转机的,现在的信贷环境,包括整个的市场对流动性情况,你觉得会对整个银行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吗?

董宝珍:我特别讲一下,银行是有周期性的,但是银行的周期跟宏观经济的周期不是同步的,银行是逆周期的,就是当我们现在经济比较困难,实体比较有压力的时候,往往金融政策是放水是加大信贷,加大信贷的过程中银行是增利的。但是如果实体经济有过热迹象的时候,这个时候银行是要收紧信贷的,所以银行的周期和实体周期是不同步的,银行是滞后实体的。那么现阶段实体经济我们看一下,现在同业拆借利息降得很厉害,为什么降得很厉害?就是货币供应量很充足,银行又进入了一个新的以加大货币供给,很类似于美国的量化宽松,推动实体克服困难的阶段,而这个阶段是有利于银行增长的。

彭博新闻社:银行有大行也有城商行、农商行,之前包商行事件之后,大家对城商行中小银行其实是比较担忧的。

董宝珍:我谈一下我自己的风格,同时再谈一下银行,我自投入资本市场,当身上只有1万块钱的时候,我就没买过500亿市值以下的公司,因为我自己有一种朴素的想法,那些小公司其实更危险。我买的第一个股票叫马钢股份,那时候是在20年前,马钢股份当时是中国最大的流通盘的公司,我觉得大公司是可靠的,这是我的个性。第二个现在银行本身有宇宙第一大行也有股份行和城商行,实际上从财务数据看城商行尤其是中小城商行的困难非常多,大行他就非常稳健,但是大行非常稳健也有一个问题,没有波动就不会发生困境转折,因此相对来说本身具有足够的体量能够应对风险,同时它内在的业务也有一种困境转折,从低潮期向高潮期运转的主要是股份制银行,我是倾向于股份制银行。体量很大,保证了他有安全性。因为中国有一个叫做金融稳定的清单,所以有20多家金融企业他们是要稳定的,他们不能出问题,它们出问题中国的系统肯定会救市,所以大部分股份制银行托管资产都几万亿人民币以上,它就很稳定,同时股份制行市场化程度比较高的,前期扩张过猛在产业调整过程中数据也比较难看,但是经历的时间消化又开始复苏,它又能制造一个困境转折,我想在这个方面上大家可以多思考多关注。

彭博新闻社:类似于招商银行或者是兴业银行这样的是吗?

董宝珍:这里有两个问题,一个是合规性的问题,不能谈个股。第二就是我也怕挨揍,虽然他们找不到我在哪,但容易攻击我人格。

彭博新闻社:您大概什么时候把所有的茅台股换成银行股的?

董宝珍:我大概在2017年底2018年初的样子,快接近一年半到两年了,但是我现在还是茅台的股东。但是你也知道成为股东的条件要求不高,但是我主要的力量还是转向了银行,白酒那边我仍旧看好基本面,但是我不看好估值了。我对茅台很有感情,我在投资过程中,因为茅台人生经历的起伏,真的是改变了我的价值观,改变我价值观对我的人生太重要了,所以我有感情,我还保留股东身份,但是我是一个高估值的厌恶者,我就喜欢下跌和低估值,所以我承受不了高估值。当时我因为在高估的情况下,睡眠都受到了影响,所以我也就不为难自己。

彭博新闻社:茅台的其他股东,他们会觉得茅台这种稀缺产品给他40倍估值都不过分。

董宝珍:40倍估值有一定的不客观性,为什么呢?我们在网上能够查到茅台自上市以来的估值中枢,这个数据不稀缺,大概在20倍左右,大概2013年到2016年茅台在30倍市盈率停滞的时间加起来,我猜测不会超过一年,他绝大部分时间是在20倍市盈率左右,那么今天提出茅台应该到40倍市盈率的观点与长达16年的历史走势是不一致的,难道历史规律突然在现在改变了吗?价值投资之父是格雷厄姆,说过一句话叫做你必须立足于永恒的视角看待当下,什么是永恒?长期估值中枢就是永恒的,在这种不会改变下,当下人的心情好,涨势良好,人们就要拔高到40倍市盈率,这个只是情绪的反应,不符合格雷厄姆说的,你必须立足于永恒的视角看待当下。

彭博新闻社:刚才您说的看好的一些银行股的走势,您觉得它是有很多相似之处,走势上来说有潜力去复制茅台这种十倍的这种可能吗?

董宝珍:应该他会上涨的,并且它有一个足够大幅度的上涨,但是它要复制茅台太难了,茅台那是千年不遇的机会。真是王子落难,就是公主到民间了,让王老五娶上了,那真的是太罕见了,所以它确实制造了十倍的收益,这个是千年不遇的,在短期内不特别容易了,谁能够刷新茅台的记录还看不出来,大概在08年有一个公司走出了跟茅台相似的行情,就是伊利股份当时遭受三聚氰胺的打击,三聚氰胺奶粉里头不是有害物质,导致伊利跌得太差了,跌了70%,后来他从底部好像是也是涨了十多倍。除此之外就是银行,它是达不到这个力度的,但是银行他是个困境转折带来的估值修复,在加业绩回升,它的力度也许能达到白酒的一半,也许这是我的主观猜测,不构成投资建议。

彭博新闻社:您是在17年底之前是重仓的茅台,然后就这两年慢慢的把这个仓位移到了银行,是这样理解是对的吗?现在除了这个银行的话,还有去配置其他的板块吗?

董宝珍:我是一个集中投资者,我不特别愿意分散,我不太认为分散投资能导致安全,我认为越分散风险越大,因为你的未知也越多,所以我就把所有的资金投向我最信赖的方向上去,我不分散的集中于一个领域,其实我原来买茅台也是我只买一个公司。

彭博新闻社:然后我想顺便问一下,之前市场一直担心中美贸易问题影响整个市场情绪,于是在G20之后市场一直没有起来,您看现在市场如此低迷的原因是什么?包括后续市场迎来转折需要什么?

董宝珍:首先我公布一个结论性观点,我认为当下的中国资本市场上至少在大盘蓝筹这一块是历史性投资机会。历史性投资机会是什么含义?就是能够创造超额收益的,很类似于08年底09年初美国股市的那个区间。当下是中国股市的状态,跟08年底09年美国股市那个区间是一样的,它是一个历史性投资机会。原因是什么呢?原因是中国崛起的潮流是一种深层次的社会发展规律和经济规律决定的必然。就说中国崛起不存在谁能阻挡的问题,除非中国人又主动放弃了崛起,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的崛起已经是必然。

那与此同时资本市场上因为发生了贸易战,中国的投资界产生了恐惧,这种恐惧只是情绪,而与事实不一样,事实是中国的崛起是一种必然。当下投资中国,就像在500年前投资荷兰和葡萄牙、西班牙,就像在300年前投资英国,就像在100年前投资美国一样,现在下注中国就是伟大的时代,巴菲特说他的成功与美国的崛起有关系。现在中国将要崛起,将会为那些真正理性的投资者提供很宝贵的机会,非常感谢大众,看不清大局,所谓看大势者赚大钱,大势本身很难看清楚,大众看不清楚。大众在中国崛起的过程中遭遇一些外部干扰性因素的过程中,把干扰性的因素理解为使中国发展势头终结的因素,所以他就很悲观,市场就很低迷,但这是错的,大众的错误造成了历史性的机会,所以我觉得现在应该是下注中国的时候。

彭博新闻社:其实没有什么东西在阻碍它的上涨。

董宝珍:其实就是情绪。我们大家看一下,美国股市的强劲是在十年持续上涨之后,其整体估值水平从蓝筹的角度上已经高于中国很多了,但是中国股市稍微有点风吹草动是下跌,美国股市反正涨涨跌跌的这纯粹就是情绪,美国股市的持续强劲到现在也基本上是情绪主导,中国股市的不断的低迷也基本上是情绪主导,基本面是铁打的,情绪是流水,情绪是小孩的表情,随时的一会哭一会笑,它一定会过去的,只要你耐心就行了,所以下注中国时不待我,而且机会不太多了,时间很紧迫,我希望发出一个呼吁,你们要传播看多这个观点。

彭博新闻社:您刚才说大盘蓝筹是历史性的投资机会,所以在今年大盘蓝筹上涨的相对较多这个情况下,你并不觉得它涨得多了,或者估值已经相对偏高了,对吗?

董宝珍:现在大盘蓝筹几乎还是个位数五、六倍市盈率,而从静态的看都不高,并且我们要注意到它市盈率在五、六倍后基本面数据已经在好转了,困境转折拐点已经清晰展现出来了,只不过拐点还没有强烈到大众一眼就看穿纷纷买入的阶段,但是理性的靠投资分析做预测做判断的那个人都能看到了,就具有可判断性了!

彭博新闻社:我也听到一种观点是外资其实最喜欢的还是中国的消费股,可能对于中国的一些科技股甚至制造股都不是那么去爱问津。您认为是不是说明中国其实现在最有吸引力的一部分资产还是消费?这个市场还是一个以消费为优势的一个市场?

董宝珍:我倒是可以谈一个不同的视角,我觉得外资不完全理解中国。为什么这么说?有这么几个证据,当时在2013年的时候,有一大批外资找到我,向我了解茅台的投资机会,在跟外资互动的时候,我通过回答外资的问题,我知道外资这些问题表明他们对中国的现状,对白酒的现状的了解情况,为什么他了解得不够却能准确地抄底茅台?后来我才知道跟他们有一种叫做类比的思维方式,就是他们发现在美国或者在英国,他们消费股几百年来都是大牛股,尤其是有一个数据是在1800年和1900年英国资本市场上市的烈酒的总市值始终占到了英国股股市总市值的3%,就是说这个烈酒不会因为社会进步,它的总市值减少始终维持着和市场总市值3%的比例,所以他们就认定烈酒在全世界任何地方的市场都会长期成长下去,他们是用这种总结出来的规律投资中国,但是他非常了解中国的消费,中国白酒他真不了解,所以他投资选择是用一种在西方市场中总结出来的规律来套中国,这是我跟外资互动出的一种体会。

但另一方面为啥西方外资不特别投资中国的银行?H股银行是外资主导的,比大陆还低30%。估值更低为什么?因为外资总结了在海外市场上银行金融的规律,他们发现如果负债率高到一定程度,国家发生金融危机,就像他们理解不了中国有些城市的房价跟租金的比例达到了100:1,外资是理解不了的。所以外资就非常恐慌,但是外资不太了解中国的特殊性,因为中国这个特殊性在美国就没有,所以它没办法在美国总结出规律来,所以他就重点投资消费,因为中国的消费股绝大部分已经市场化了,中国政府也不干预白酒的价格,也不干预牛奶的价格,所以消费股一方面出大牛股,另一方面消费股在中国已经完全市场化了,跟美国市场化程度差不了多少,二者的同样性一样,所以外资就多买消费股,但是金融股中国的金融股和美国金融股是不特别一样的,中国金融股有中国的特殊性,有国有企业的特点,有政府干预的特点,所以它跟美国不一样,所以外资也不是特别容易理解和接受,我是这样一个视角供你们参考。

彭博新闻社:您觉得中国银行安全的原因是什么呢?

董宝珍:首先还是基本面,比如说六倍市盈率,如果乐视网退市之前要两倍市盈率都是危险的。首先是来自于基本面,今天我还发了个微博浦发银行发行永续债就是政府支持银行的,因为在中国80%的企业资金是来自于银行的,不像美国有发达的资本市场和发达的债券市场,中国实体经济所需要的资金80%来自于银行,在这种情况下要保实体经济必保银行,那么前一段时间中国经济有问题,尤其是转型什么去杠杆供给侧改革,很多高耗能高污染企业退出的过程中,使银行的资产质量下降的比较严重,但是银行历经6、7年的消化也差不多消化完了,在这种情况下,中国银行又走上了新的周期,换句话说,即便中国银行业还有很多问题,但是由于中国银行业是社会经济中最重要的资金提供方,所以他即使有问题,他有相关政策也要保护他,一定要保护它,它没有战略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又加之他在六倍市盈率里面,从2014年跌到四倍市盈率,这么低的市盈率,加上基本面的特殊性,你不能想像说银行完了,咱们贸易战不用打了。所以在这种情况下,银行本身也是正常的调整。有保护性力量他就不会出现问题,四、五倍市盈率都是低估的,最终要回到正常的十几倍市盈率,再回到正常的过程中,股价一涨,炒作性资金一来,估计又得20倍市盈率,我是这么理解的。

彭博新闻社:您除金融和消费,基本上对于其他行业没有太多的兴趣是吗?

董宝珍:我不同时关注很多公司,在此时此刻我在同一时间只关注一个领域,因为我连一个问题都解决不了,我又搞两个问题,这是不理性,我就是集中投资。比如说段永平先生国内就买一个茅台,我是非常理解他的,他就认为最可靠就买一个不买两个,我就是这种价值观,所以我暂时就只要买了这个,就再也不看别的,当然这个股票随着估值的变化,我最终要离开以后,再寻找新的方向。

彭博新闻社:您觉得现在这种白马股抱团,或者说是白酒大家都去抱团的情况,您担心它会瓦解吗?

董宝珍:抱团必瓦解,这个是因为二级市场的投资在本质上是博弈。大家不要以为价值投资很高大上,价值投资也是博弈,价值投资也是逆向投资者,在逻辑上讲一个人可以挣钱,一个投资机构可以挣钱,一定是做了跟大部分人不一样的事情,如果你靠做跟大部分一样的事情,如果你能挣了钱,我就能生孩子,不可能的。所以在二级市场的投资规律一定是逆向的,一定是因为做了和大部分人不一样的事情才成功才赚钱的。这种基本逻辑上就决定了报团者必要遭遇困境。那么如果你抱团,假如说他是低估了,你约了一批人抱团买低估,那倒也很好,低估抱团价值,这是抱团价值发现。但是如果你这个报团是高位报团,已经涨了七八倍十几倍,估值水平已经超越历史上的估值中枢。这个抱团是很可怕的,我不敢说在白酒股上出现了抱团,但是我敢说白酒股现在不低估,而且估值水平超越历史估值主轴,先假设有关证据证明了在白酒股上有大量的资金抱团,那么在逻辑上它就很可怕,另外抱团也是中国资本市场一个问题,就是他们报团的时候就能把很多股票炒上天,当抱团解散之后这个股票就崩溃,实际中国资本市场的监管层应该打击抱团,就说它自然抱团你没办法,但是如果他们相互约定,应该讲是市场不稳定的一个隐患,应该政策上限制甚至打击,但是我们现在好像法规也不那么严密,抱团成为一种最佳身心生存策略。我给大家讲一个数据,在全球范围内基金经理绝大部分跑不赢指数,巴菲特和十个几个基金经理打赌都证明这一点,但是在中国的公募基金这么多年了,绝大部分跑赢了指数。这个很反常,但是很多基金自己的解读是我们的能力强,但实际上不是,实际上本质是报团,抱在一起把公司股价抬高了,然后他们卖给散户,散户赔得很惨。他们跑赢了,其实是一种变相坐庄,实际上这种变现过程,为了资本市场健康,我们应该限制抑制打击抱团。

责任编辑:

相关推荐:

栏目分类


华股财经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风险自负。

提示:华股财经不作任何“加入会员、承诺收益、利润分成”以及其他非法操作方式进行非法的理财服务。

华股财经为深圳市大赢家网络有限公司旗下财经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客服QQ:24913249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