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华讯首页 > 股票频道 > 正文

美元一定会贬值的!

来源:华股财经 编辑:华股编辑 时间:2019年04月09日 12:34:41

原标题:美元一定会贬值的!

进入2019年以来,全球的宏观形势变得复杂起来,美联储的口吻也变得微妙起来,再叠加英国脱欧的戏剧性,美元指数的步伐变得魔幻起来,它时而蹭到97以上去了,时而又奔着95去了。

就拿最近来说,原本因为美联储的鸽声超预期,美元指数跌破96,却又因为德法PMI扑街,再度神奇拉起,又逼进97了。

现在处在敏感位置上的,不仅仅有美股,还有美元。美股目前这个位置,只能说可能有波调整,但说到大方向还是判断不了,但美元,一定会贬值的。

1

美元指数的三落三起

说这个结论前,先复盘美元的过去表现。

美元升值,或者贬值,都是相对的。我们对美元的参照点一般看美元指数这个指标,1973年3月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崩溃是外汇市场转折的历史时刻,因而被选为美元指数的基点,基点是100。

从1971年起,美元指数大概经历了三个大落,和三个大起周期。

第一个大落周期是1971年到1980年,布雷顿森林体系会瓦解,就源于美元钩住黄金的吃力,钩住黄金困难又源于两个原因,一是国内的通胀,一是贸易赤字。在美国国内一个又一个灿烂的通胀率高峰下,加上不断扩大的贸易赤字,美元指数就一路向南,从最高120一路跌至最低82。

第一个大起周期是1980年到1985年。这个周期里美联储上台了强硬的鹰派主席沃尔克,为了控制美国国内灿烂的通胀,沃尔克采取了前所未有的紧缩货币政策,一度把联邦基金利率抬到20%以上。利率的走高,吸引了大量的海外资金涌到美国,从而推高了美元。美元指数从85左右冲高到160以上。

第二个大落周期是1985年到1987年。在上个周期里,由于美元强势,利率高企,美国的制造业苦不堪言,白宫最终收回对美元汇率的干预,1985年美国财政部主导了《广场协议》的签署。随后美元指数大幅贬值,从160重新贬回到85。1988年到1996年美元指数进入震荡期,期间还创下了新低78.19。

第二个大起周期是1996年到2001年,个周期里主要特点是亚洲金融危机以及美联储的加息,美元指数从85重新回到115。

第三个大落周期是2002年到2007年。这个周期前半段美联储维持了较低的利率,这是因为在美国互联网泡沫破灭后,叠加911事件和安然事件,美国宏观经济不稳,美联储开始连连降息,后半段因为经济呈现过热迹象,美联储从2004年6月开始加息。不过因为全球经济稳定增长,资金对风险资产偏好高,尽管加息,2005年短期升值后,2006年、2007年美元重新贬值。2008年到2013年美元又进入震荡期,期间再次创下新低71.15。

第三个大起周期是2014年到2016年。2013年12月美联储开始逐月缩减收购规模,2014年10月彻底结束收购计划,并且暗示加息。2015年、2016年各加息了一次,但是在加息预期的推动下,加上英国脱欧,特朗普当选等事件的影响,美元指数从80走到了103。

三落三起之后,现在又到了重新判方向的时候。2017美联储尽管加息了三次,但是一来之前的加息预期已经把美元打满,二来全球经济向好降低了资金的避险需求,美元指数反而跌了。2018年全球经济重新不稳,美元指数再度强势。

从过去的历史看,可以发现的一点是,美元涨的高度越来越低,而每一落中,都创下了新低。这不仅仅只是一个技术指标,而是背后有深刻的经济逻辑。

2

巨额赤字

说来搞笑,这个逻辑就是美元的地位本身。美元是全球的主要储备货币,各个国家为了确保国内的金融稳定,需要持有一定量的美元。

所以,其他国家均需要通过贸易来积累一定的美元作为储备,那些美元储备不够的国家,危机随时降临。

这就决定了美国整体的贸易会是赤字,不然各国的美元储备从哪里来。从另一个角度看,其他国家的人民在进口的时候需要数着手头的美元储备花钱,而美国人民是不需要的,这也助长了美国的进口。

然后这里有个BUG是,这种赤字的积累本身就会导致美元的贬值,美国的贸易赤字意味着美国向全球输出了大量的美元,供应增加,贬值压力自然来临。

然后更讽刺的是,美元的贬值又必然会削弱它作为储备货币的吸引力。

我们回想一下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崩溃,美元会与黄金脱钩其实也正是上面的问题导致,即作为储备货币必然要求美国贸易赤字,而美国贸易赤字又必然导致美元贬值。美元与黄金脱钩其实已经削弱美元作为储备货币的吸引力,这之后欧元、英镑、日元,现在人民币都进入了储备货币体系里。

当然,美元的地位不会马上倒下,但正是它的地位导致它只会继续贸易赤字,而这个赤字最终会埋葬它的地位,需要的是一个临界点。

这就是为什么美元指数从长期来看是贬值的。在美元的地位没有扭转之前,美元的贬值是大势所趋。只是在基本面的大趋势中,会因为一些扰动因素(比如美元利率大幅上升,风险偏好等),造成美元的波动。

在美元一定会贬值的大趋势下,怎么看当前位置的美元呢?

我们看另一个赤字,美国政府赤字以及相应的巨额美债。

2000年1月份的时候,美国政府的债务大概是5.8万亿,到今天,这个数字是22万亿,超过了美国GDP。

同时因为巨额的贸易赤字形成了庞大的外债,最终以外国投资者持有美国各种形式的资产存在。就以外国投资者持有美国国债计,2000年的时候仅持有1万亿左右,到2018年外国投资者持有美国国债达到6.3万亿。

这是美国政府必须要面对的现实问题。面对滚雪球般的债务,美国政府会作出如何选择?

3

美国政府的选择

第一个想到的是节流开源。

来看两组数据,第一组是美国政府的收入情况,2018年美国政府的财政收入是3.3万亿,其中个人所得税是1.7万亿,占比差不多50%。

第二组是美国政府的支出情况,2018年美国政府的支出是4.1万亿,其中自主性支出1.3万亿(这里面一半是国防支出),法定支出2.5万亿,还有利息支出3247亿美元。

2018年美国政府的赤字是8000亿美元。从这两组数据可以看出,创收是不容易的,而财政支出也基本砍不掉。美国政府的赤字只会增加,而几无减少可能。

所以美国政府要还债唯一路径是新债还旧债,所以我们看到美国政府不断抬高美国债务上限。

当下美国政府的债务已经达到22万亿,2018年的利息支付费用是3247亿美元,新债还旧债要面临的一个问题是,展期的时候利率涨了,相应利息费用会增加。假设美债利率上涨1个点,这对政府而言就是增加2200亿美元的利息支出,这意味着更大的赤字。

这样可以理解为什么特朗普要怼美联储了,继续加息是否杀死美国经济是不知道的,但它一定会增加特朗普政府的支出负担。特朗普一边给选民减税,一边承诺大搞基建,这对应的是进一步扩大的赤字。如果利率还往上走,负担就更重了。

但即使美联储不加息了,也只是减轻利息的支出负担,并不能抑制美国债务规模的增长。所以它最终会走到一个临界点,美国政府只能通过美联储印钞票来稀释债务。

这点来参考日本,日本政府的债务规模占GDP的比重超过200%,谁为政府买的单呢?看一组数据,2018年日本央行持有政府债券是469万亿日元,而日本政府总债务规模是1107万亿,这相当于日本央行买走了政府42%的债券。

现在美联储持有美债2.2万亿,相当于美国政府债务的10%。可以看到,相比日本,美联储持有美国政府债务的规模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

在美国政府债务的压力下,美联储想继续推高美国利率不容易。按照最新的美联储FOMC会议,2019年大概率不会再加息,2019年9月美联储就会结束缩表,这超出市场预期。美联储持有美债的规模就基本会维持在当前的水平上下,在此基础上下一轮危机中必然更上一层楼。

同时,美国的赤字问题是无法解决的,特朗普再怎么怼其贸易伙伴如中国、德国、日本也是没有用的,因为根源是美元的地位。

基本面的持续恶化(贸易赤字)决定了美元的大趋势是继续向下,而美联储的货币政策趋于宽松拿掉了导致美元上涨的扰动因素之一。

因此,在现在这个位置上,我也是倾向于看空美元的,唯一的不确定性扰动因素是市场的风险偏好,目前英国脱欧和全球宏观的不确定性会影响短期的市场风险偏好。

4

请准备好外汇市场的历史性时刻

1973年3月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崩溃是外汇市场的历史时刻,但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崩溃并没有解决根本问题。

在不断累积的贸易赤字下,美元作为储备货币的吸引力只会继续下降,并最终到达临界点(就像当年美元与黄金再也钩不住了)。这是一个可以预见的未来,即外汇市场必将迎来新的历史性时刻。

2019年2月23日,巴菲特2019年度致股东信发布,这封信会被各大媒体、投资机构、个人投资者反复解读。不过,在我看来,股东信里有一个地方最有意思:

“那些因政府预算赤字而经常看空美国经济的人(正如我多年来经常做的那样)可能会注意到,在我77年职业生涯的最后阶段,我国的国债增加了大约400倍。那可是40,000%!假设你已经预见到这种增长,并对失控的赤字和无价值的货币前景感到恐慌。为了“保护”自己,你可能已经避开了股票,而是选择以114.75美元的价格购买31/4盎司的黄金。

但这个保护措施能够为你带来什么呢?假设你现在拥有的资产价值约为4,200美元,采取这种保护性的投资方式所获得的收益,还不到美国商业中最简单的非管理投资所能实现资产收益的1%。尽管黄金是一种神奇的金属,但显然在资本回报率方面它配不上美国的勇气。”

巴菲特在其股东信里一如既往地为美国做了辩护,其辩护理由与其说是有理性逻辑基础,不如说是一种乐观的信仰(悲观者聪明,乐观者有钱,巴菲特属于乐观的聪明人)。的确,美国历史上经历了许多危机,但都度过去了,所以即使美国债务有问题,最终也会有解决的办法。

但即使乐观如巴菲特,其实也很早就注意到了美国的债务问题和贸易赤字问题。巴菲特在其以往的致股东信中就曾指出,美元或许要大幅贬值到足以让金融市场惊天动地的程度。

巴菲特并没有否认危机的到来,他只是认为危机最终会过去,从而给乐观的人提供抄底机会。

与上面的致股东信差不多的时间,巴菲特的搭档查理·芒格在Daily Journal的投资者大会上表示:

“这个问题(美国巨额国债)在将来会是一个大的问题,它的发生将会引起巨大的灾难。类似的,日本也拥有同样的问题,负债是GDP的200%多。这个问题的形成原因同样是复杂的,如果当初经济学家对于他们的观点没有那么自信,而是持保留和谨慎的态度,可能就不会出现巨额国债的问题。现在,对于如何解决这个问题,以及它发生时会导致怎样的灾难,表示未知。”

另外,赛斯·卡拉曼认为长期来看市场最大的风险在于美国的巨额国债,达利奥在一年前就认为美国的国债最终会引发大型危机,美元必须大幅贬值才行。

这是一个可以预见的长期风险,你需要为其做些准备工作。

责任编辑:

栏目分类


华股财经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风险自负。

提示:华股财经不作任何“加入会员、承诺收益、利润分成”以及其他非法操作方式进行非法的理财服务。

华股财经为深圳市大赢家网络有限公司旗下财经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客服QQ:24913249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