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华讯首页 > 私募游资 > 正文

“中国制造”下南洋

来源:华股财经 编辑:华股编辑 时间:2019年05月29日 14:30:48

原标题:“中国制造”下南洋

本报记者 叶麦穗 广州报道“来平阳看地的朋友越来越多。”今年“五一”过后,徐阳每天都要接待来越南看地的中国朋友。平阳省位于越南南方、胡志明市的正北方,被胡志明市、同奈省和贝河围绕,面积接近7000平方千米,2009年平阳成为越南吸引外资的第三大省。

徐阳从事的生意主要是办公家具制造,随着中美贸易摩擦升级,其生产的产品在首批加征关税名单中。“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只是一个因素,国内人工等生产要素涨价较快也是造成工厂搬迁的问题。目前国内一个人工的平均工资在4500元到5000元之间,而在越南则只要2500元。”

正如全国政协常委、中国税务学会副会长张连起所言,中低端劳动力密集型产业向外转移是全球经济分工的必然结果,如同当初中国自欧美、日韩及港台地区承接同类型产业转移一样。

平阳土地市场一天一个价

2016年,徐阳在朋友的鼓动下在平阳买了一块大约2万平米的地,当时这块地只是作为备胎,没想到3年后备胎转正。徐阳购买时的地价是57美元/平方米,现在已经涨至90美元/平方米了。“早知道当时多买点地,我们一起过来的人有人一次性买了40万平方米,现在靠着土地升值都赚了不少钱。”

徐阳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现在每天都要接待几拨从国内过来投资的朋友。平阳已经开了好几个工业区,地价也是一天一个价。一块地理位置偏僻的土地,“五一”之前还卖45美元/平方米,现在47美元/平方米已经是一地难求。

贸易摩擦升级之后,东南亚俨然已经成为中国企业的投资热土。

2018年末华南美国商会公布了一组针对中国和美国企业的调查报告,接受此次调查的中国和美国公司都表示感受到了加征关税带来一定的消极影响,其中,美国公司对消极影响的感受要高于中国公司。

由于两国可能向对方征收更多的关税,因此大多数受访公司表示他们考虑将生产、组装和供应转向第三个国家,东南亚是首选。调查数据还显示,44%的公司表示,货物清关速度变慢。38%的公司表示,进出口审查更为谨慎,许可证的批准周期变长。

贝恩咨询公司高级合伙人表示,中美贸易摩擦正在推动许多跨国公司重新考虑他们现在在中国的制造业业务。

该公司分析指出,那些进入中国加工,然后销往美国的商品,如纺织业、电子制造加工行业会受到较大影响。从长远来看,东盟是一个替代供应链基地。

不过,全国政协常委、中国税务学会副会长张连起近日表示,中国拥有庞大的高素质劳动力人口、完善的产业体系、安全稳定的政治环境,这都是中国产业链的发展优势,“想用贸易摩擦的压力把中国产业链挤出去是不现实的”。

他谈道,随着中国劳动力、土地、运输等生产要素成本上升,一些中低端的劳动力密集型产业向外转移是全球经济分工的必然,如同当初中国自欧美、日韩及港台地区承接同类型产业转移一样。“而中高端产业链在升级和加强,不会因贸易摩擦改变。”

“中国制造”角色难以替代

实际上,无论产业高端还是低端,先行或有意闯荡东南亚的中国企业主也疑虑重重。

王春亮是一家塑胶玩具企业老板。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有想去东南亚试一试的想法,但是仍有些犹豫。

“和国内成熟的加工制造业相比,越南还只是刚刚起步,较为落后,找个螺丝钉都要跑到几十公里以外,而这些问题在东莞三公里范围内肯定能够解决。此外越南的文化和国内大相径庭,国内的工人挣钱的意愿非常高,希望加班,特别是假日加班有三倍工资,积极性更高,但是在越南则很少出现这种情况。更为重要的是,当地的局势不算稳定,因此较为犹豫。”

王春亮透露,中国制造在国外客户中还是相当有口碑,此前美国客户表示愿意双方共同分担加征的关税,但是自己考虑再三还是拒绝了,“主要还是利润太低,一般来说简单的加工制造利润都不到10%,有些甚至只有5%,即使客户愿意承担一半的税费,对我们来说仍是无利可图。现在还是要练好自己的内功,掌握议价权,而不是一味被压价。”

在第124届广交会上,有采购商认为东南亚的制造业很难取代中国,Esschert Design的亚洲区采购代表Bram认为,中国制造的产业体系化、技术标准化使其“中国制造”的角色无法被替代。

“对于一个成熟的工业体系而言,其所能够抵抗的外部压力、挑战和风险以及自身调节的能力远超过市场的想象。”Bram对中国制造仍持乐观态度,他表示:“根据一些我们合作伙伴的市场数据分析,中国制造已经逐步向中国智造转变,目前大量产业已经从过去的低端代工进入了高端生产行列。”

Bram指出,目前东南亚各国只处于品类优势而非行业优势,生产优势呈区域分散性,并且这一优势多半是依靠资源、人口红利、产业扶助等因素。显然,无论是越南的服装制造还是印度的电子商品生产,目前都十分依赖于低成本的人力劳动,与此同时,还未形成完整的产业体系和产业效应。

印度采购商RAJ Budhiraja也认为,贸易摩擦确实让印度的订单量有所上升,但目前依然局限于小、散订单。当前印度制造业的水准无法承接大型的国际订单,而东南亚地区的整体水准也是如此。

对于上述采购商的表态,徐阳和王春亮也都较为认可,不过他们认为仍需要警惕,虽然东南亚的制造业在现阶段和中国仍有巨大的鸿沟,但是这个鸿沟并不是无法弥补的。“随着部分制造业企业逐渐进入东南亚,东南亚的制造业的设计、品质都提升很快,以我们平阳工业区为例,现在有7成左右的厂商都是来自中国内地,他们的到来不仅带来了订单、就业,还带来了工艺和品质。”徐阳表示。

不过不可否认的是,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制造也已积累了40年的经验,供应链技术、设备配比、熟练工人培训等等一系列生产要素已经沉淀了大量资金和经验,中国在这些方面已经有了大量的积累,虽然目前东南亚奋起直追,但这种先发优势并不会一朝一夕被赶上。

“一个简单的例子可以说明,我们高端家具暂时就没法拿到越南生产,因为其中有一道烤漆工艺,对于温度和时长要求较高,如果掌握不好会出现配色不均,或者易脱落的情况,目前这个技术在国内已经运用成熟,良品率在99%以上,但是在越南工厂则至少低十个百分点。”

(编辑:周鹏峰)

责任编辑:

上一篇:陆家嘴财经早餐2019年5月29日星期三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推荐:

栏目分类


华股财经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风险自负。

提示:华股财经不作任何“加入会员、承诺收益、利润分成”以及其他非法操作方式进行非法的理财服务。

华股财经为深圳市大赢家网络有限公司旗下财经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客服QQ:24913249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