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华讯首页 > 私募游资 > 正文

逾百位高管“抱团”离职 房企“养不起”人了?

来源:华讯财经 编辑:华讯编辑 时间:2019年01月10日 17:31:50

原标题:逾百位高管“抱团”离职 房企“养不起”人了?

中国房地产史上最严厉的调控,或当属于2018年。这一年,全国房地产调控合计达450次。 而对于房地产市场的走向,多家房企预计今年也将是艰苦的一年。在此背景下,以Wind数据为基础,据媒体不完全统计,2018年全年,仅A股房地产上市公司的高管离职人员就多达101位,其中,财务负责人29位、集团总经理22位。高管们“抱团”离职,房企的日子真的已经艰难到“养不起”人了吗?

CNSPHOTO提供

高管“抱团”离职

高管出现变更的房企,又多了几家。有业内人士表示,虽然作为人才流动率较高的行业,房企高管离职现象早已常见,但元老级人物接连离开,其背后缘由值得探究。据媒体不完全统计,2018年全年,仅A股房地产上市公司的高管离职人员就多达101位,其中,财务负责人29位、集团总经理22位。

与往年相比,2018年内,公司内部多个相关职位负责人“抱团”离职的情况更为普遍。例如,2018年7月6日,南山控股总经理陈雷、财务总监马志宏与董事会秘书沈启盟结伴离开;2018年9月30日,珠江实业财务总监罗彬、总经理罗晓双双离职;近年来专注旅游地产的三湘印象更是一年内两换总经理与董事会秘书,2018年5月,前任总经理许文智、财务总监李晓红与董事会秘书徐玉刚刚离开,新任的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罗筱溪就于半年后离职。

虽然这些职业经理人的离职或卸任理由大都是“个人原因”,去向也多未明确,但有业内人士认为,房企的高管人员离职,除个人职业发展原因外,也与市场环境变化有关。部分人员离职的背后,折射出的或是伴随着2018年地产行业从传统的增量开发模式,进入到存量时代,公司运营策略的调整。

事实上,这股“离职潮”不仅出现在A股上市公司,其他房地产企业也暗流涌动,尤其是在2018年底。

据媒体不完全统计,仅2018年11月中旬至12月初,不到一个月时间内,就有包括俊发集团总裁张海民、华润置地执行董事俞建、旭辉集团副总裁孔鹏、正荣地产财务总监谈铭恒、朗诗绿色集团执行董事及总裁向炯等十余家大中型房企高管相继离职。

其中,不乏各大全国型房企的“封疆大吏”,他们在企业扩大规模、业绩冲刺的阶段曾功不可没。

以旭辉集团为例,公司副总裁兼北京区域事业部总裁孔鹏于2018年11月离职,虽然公告明确表示其由于个人原因离职,但作为2012年旭辉上市之后引入的第一批职业经理人之一,业内普遍认为,2016年旭辉北京市场销售额能破百亿,孔鹏功不可没。孔鹏离职后不久,旭辉北京公司总经理宗鸣也宣布离职,加上此前旭辉上海事业部总经理蒋达强和南京区域总经理侯波,2018年,旭辉至少有四名区域高管相继离职。

有开发商指出,2018年上半年,各方对楼市看多的预期较强,多家房企的投资、营销等条线依然保持扩张态势。但进入2018年第三季度后,房地产市场热度骤降,房企策略也由积极扩张转为收缩,并开始着手为过冬做准备。在市场由热转冷的快速变化期间,房企老板与职业经理人之间的摩擦,会较以往更加明显。市场处于上升期时,一些公司对财务及营销管理人员提出的目标,更多着眼于规模上的扩张;当市场步入下行期,所提出的要求则变为加快资金回笼,财务及营销管理人员的压力陡然之间变得更大。

房企过得太惨了?

高管“抱团”离职,房企的业绩真的低落到已经“养不起”人了吗?事实上,房企们过得并没有你想象得那么惨。

2018年,虽然政策持续强压,但是全国商品房销售金额仍有望破14万亿同比增长约4.7%,再创历史新高。从企业上看,大中型房企销售增速明显高于全国增速。

中国指数研究院发布了《2018年中国房地产销售额百亿企业排行榜》,碧桂园以7146亿元位列排行榜第一位,万科、恒大以6067亿元、5824亿元的业绩分列二三位,房企业绩前三甲均超过了5000亿元大关。融创中国紧随其后,以4600亿元的成绩排名第四,保利房地产排名第五,业绩达到了4066亿元,位列第一梯队的前五家房企业绩均超过了4000亿元关口。绿地、中国海外、新城控股、华润置地、龙湖集团几家排在前10位的企业,业绩均超越了2000亿元。

根据中指研究院监测数据显示,2018年共计156家房企跻身百亿军团,较2017年增加12家,销售额共计11.4万亿元,市场份额超75%,行业集中度加速提升。

具体而言,数据显示,5000亿元以上、1000亿-5000亿元、500亿-1000亿元、300亿-500亿元、100亿-300亿元,为企业销售额的五个阵营:对应的企业数量分别为3家、28家、30家、27家、68家。其中千亿军团继续扩容,阳光城、正荣、中梁、金科、融信等业绩跳涨,实现阵营跨越;而300亿-500亿元、100亿-300元亿阵营数量则略有减少。

此外,2018年房企的业绩完成度较高,克而瑞研究中心提供的数据显示,2018年,百强房企中有近半数的房企制定了年度销售目标,且大部分集中在TOP50房企中。虽然2018年中国房地产市场受调控政策持续影响、企业销售增速放缓,但在这些提出业绩目标的房企中,仍有近九成房企按时完成了全年业绩目标。其中,金科、阳光城、世茂、新城控股、宝龙、华润置地和奥园这七家企业在11月就提前完成了全年业绩目标。

任职于房企没“钱途”?

虽然目标守住了,但在过去的一年,碧桂园、恒大、万科等超大型房企纷纷放慢了速度,第二梯队的房企也在明显降速,行业销售的“天花板”隐现,白银时代正式到来。而对于2019年的市场,开发商们对依然不敢过于乐观。由此是否意味着,在楼市调控持续高压的大背景下,任职于房企已无“钱途”?

有意思的是,中高管变动增加的另一面,是房地产薪资总额的不断提高。

按照证监会分类的A股上市房企(数量每年在122–125家)来看,高管报酬总额在2010年至2017年呈现直线上涨。据Wind数据统计显示,这八年分别为6.9亿元、8.6亿元、10亿元、11亿元、11.7亿元、13.9亿元、15.4亿元和17.2亿元。

在2010年至2014年,万科的高管报酬总额连续处在行业第一位,在2013年最高达到1.1亿元,占据了行业的10%。

综合来看,像泛海控股、绿地控股、金地集团、金融街、华发股份等公司的薪资历年来均处在行业前列。

不过增长本身主要依靠少数头部房企来带动。据媒体统计发现,每年在行业平均薪酬总额之上的房企仅在30家左右,这也意味着,至少有75%的房企薪酬增长处在平均水平之下。

中国房地产人力资源研究中心发布的《2018年房地产公司薪酬报告》认为,房企各个层级的离职率和薪水的增长率为正相关。有些房企为了留住员工会给予加薪。当内部提薪速度赶不上人才市场的薪水涨幅,最好的办法就是跳槽。

同时,报告认为,中层流动性高薪资也虚高。“重招聘不重培养,跳槽涨薪模式不仅在业内造成人才流动率高、整体质量难提升,也进一步在增加企业招聘成本。”报告指出。

目前来看,高管在加速流动的另一面,并未减少应届生对择业房地产的热情。值得注意的是,房企在校招的门槛上也有所提升。高学历、年轻化,是当中的典型特点之一。

“外部引入职业经理人可以最高的效率满足公司对人才的诉求。但有些岗位完全应该从应届生开始培养,除了用人成本因素上的考虑之外,应届生也对企业文化有更高的认同度。”一中型房企人力资源总监表示。

“但培养应届生毕竟需要时间上的成本。最后能够做到企业的管理层,也是万人过独木桥。”业内人士陈良(化名)表示,“房企还是要注重中高级职业经理人对企业发展的作用。”

“房地产行业此前习惯了粗放式的管理方式,缺乏向管理要绩效的思考。”陈良认为,房企的人力资源管理水平依旧存在较大提升空间,房地产行业需要向制造业学习,做到精益精准。同时,也要预防让人才竞争演变为简单的学历消耗。

(综合自:国际金融报、时代周报、长江商报、华夏时报、21世纪经济报道、南方都市报)

责任编辑:

相关推荐:

栏目分类


华股财经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风险自负。

提示:华股财经不作任何“加入会员、承诺收益、利润分成”以及其他非法操作方式进行非法的理财服务。

华股财经为深圳市大赢家网络有限公司旗下财经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客服QQ:24913249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