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华讯首页 > 商业洞察 > 商业观察 > 正文

拉完盟友抢牌照 可刷短视频却开始过时了

来源:华讯财经 编辑:华讯编辑 时间:2018年07月05日 13:56:54

  最近一年,互联网圈特别不消停,新晋独角兽头条面向行业巨无霸腾讯,在短视频社交领域发起了多起挑战,加上监管风暴、公关战,闹得满城风雨好不热闹。这样的大戏,在大家看得酣畅淋漓的同时,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是啊,以前斗天斗地的360周鸿祎哪去了?

  按照互联网的剧本,每一次行业内点炮大战,360周鸿祎可是从来不缺席的!回想起来,上一次周鸿祎引发网民关注,还是2016年初互联网大会上雷军望向周鸿祎那销魂一眼的照片。当时引发了全网恶搞,微博成为最大赢家。

  随后,周鸿祎开始专心于回归A股市场,360对外整体的宣传工作也保守了不少,朋友圈里的360公关运营也纷纷跳槽,所以360的声量就突然降了下来。

  到2017年11月,360终于借壳江南嘉捷完成回归A股后,红衣大炮才重新活跃起来。红衣大炮回归的第一枪,就是DISS王者荣耀吸金堪比贩毒。

  虽然老枪手已经预估到王者荣耀在全民中的影响力,剑走偏锋选择了“吸金”这个仇富切入口,但还是遭遇了少有的滑铁卢,受到了市场一致的批评。毕竟互联网对“电子海洛因”枷锁的积怨已久,80后90后掌握社会话语权之后,一直在为游戏正名。

  当时著名游戏《黎明杀机》根据中国网友建议,以杨永信为原型打造的屠夫医生刚刚上线不久,网友都还沉浸在网瘾电击治疗带来的悲剧中。许久未练刀的大炮,正好碰上了枪口,吃了一个大瘪。

  周鸿祎也没有放过视频社交发展的黄金期,360从2015年就开始力推花椒直播,为此还不惜点了大炮的宝马吸引眼球。去年360刚刚完成回归A股,周鸿祎就亲自出面,力推发布了全新的短视频产品——快视频,随后又加入了直播答题的撒币大战中。

  而近半年来,红衣大炮也一直在视频社交领域谋划布局。3月份,还突然抽筋的发布了一篇自卑自叹的朋友圈:“我的人生竟然如此失败没有任何意义”。

  3个月后,周鸿祎的花椒就与视频社交鼻祖——刘岩的六间房合并。红衣大炮又加入到轰轰烈烈的互联网大战中!

  周鸿祎刘岩两大斗士合体征战视频社交

  做出六间房的刘岩也不简单,北大毕业后进入投行帮助姐夫王志东,完成了组建VIE架构助力新浪纳斯达克上市的壮举,从此VIE架构成为中国互联网公司奔赴美股上市的唯一方案。而十多年后的2015年,刘岩又是第一个带着美股上市的六间房,完成拆除VIE架构回归A股。

  有了刘岩这个探路者落定了回归A股的完整路线,周鸿祎才敢带着360从美股退市回归A股。

  两人的交际也比外界想象的更深入。

  2015年,六间房回归A股之后,刘岩就开始将目标锁定到了超越腾讯上。旗下的上海聊聊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相继推出了聊聊、超信、蒲公英、爱情银行、闪聊等社交产品。聊聊对标QQ,超信(现在改名潮信)对标微信,蒲公英是在接收腾讯关闭腾讯微博后的流量(腾讯微博logo是蒲公英),爱情银行是一款情侣社交产品,闪聊则是对标国外的Snapchat。

  在秀场社交上走的顺风顺水的刘岩,拼了命的想赶超腾讯。这其中其实也有一段渊源,刘岩在投行帮姐夫组VIE架构的时候,手下的一个美国实习助理戴维,后来去了南非MIH做投资人,其最出色的成绩就是投资了腾讯,至今MIH还拿着腾讯33.24%的股份,风光无限。

  辛辛苦苦心惊胆战这么多年,竟然还不如当年小助理一笔投资?刘岩这种争强好胜的性格,连选合作伙伴都要找会打架打过架的,内心深处当然是不服输,必定是要找机会干上一场的。

  周鸿祎的性格正好跟刘岩一样,最爱的是玩真人CS,一副与天斗与地斗的气势。曾经做出过3721这样中国第一代搜索引擎,卖给雅虎后经历了重重失意。2011年针对腾讯发起3Q大战,2012年又直面百度推出360搜索,就差跟阿里再干一架了!

  两个有野心的人背后却同样的危机重重。

  六间房曾站在视频网站创业大潮的前列,率先开拓了直播秀场的产品形态,还曾签下靠《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爆火的胡戈,用一部《鸟笼山剿匪记》奠定了影响国内影视行业的网络大电影模式。

  不过2008年的资本寒冬,让刚刚火起来的网大没了下文,六间房也不得不迅速转变为直播平台。但坚持素人直播不签主播的玩法,也让YY等平台后来居上,而2015年手机直播爆发后,六间房也未能成功翻盘,彻底败下阵来。现在六间房手里最大的价值,就是靠着先发优势拿下的一套网络视听运营牌照——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营业性演出许可证全套牌照。

  360靠着电脑安全卫士一统PC平台之后,靠着杀毒软件——浏览器——搜索引擎的模式拿下了梦寐以求的综合搜索市场。可是到了移动平台,360错把所有资源押注到了应用商店之上,但最后发现移动平台的命脉在与支付、电商、游戏,应用商店只是昙花一现,现在各家都已不再投入资源导应用商店之上。

  到2014年,在腾讯及手机厂商的强势进逼之下,360手机助手业务下滑明显,现在急需发掘新的增加空间。视频社交是360全力押注的新方向,这才有了花椒六间房的合作。

  所以你看3月份周鸿祎突然发了一条莫名其妙的朋友圈——“我的人生竟然如此失败没有任何意义”。以现在来看,这是花椒六间房合并谈判进入中场,周鸿祎与刘岩回首自己的抱负跟现实,来了一段惺惺相惜。

  现在花椒六间房合并,刘岩出任新集团的CEO,挑战腾讯社交霸主地位的大潮中,又多了一股“古典互联网斗士”。

  短视频社交用户难登十亿,天花板或已到来

  现在下场押注视频社交领域的势力越来越多了!

  腾讯的微视、百度的Nani都是大手笔投钱补贴。看起来无动于衷的阿里,也在淘宝中加入各种直播短视频产品,拉来明星助阵。近一年多到处投广告的小红书,也是强势插入短视频社交功能,拉来各路明星参与直播,范冰冰都直接在上面当起微商了,未来发展不可忽视。

  相比之下,花椒六间房合并出来搅局还不是特别突出的一股,但也是一个变量。

  按照现在短视频领域大红大紫的抖音拿出的数据来看,今年3月份短视频领域的用户覆盖量已经达到了4.61亿,但是抖音官方没有说清楚这个数据中,是抖音、快手、微视这样类型的10秒以内短视频产品,还是也包含了头条、火山这样的短视频产品。

  不过以快手抖音纷纷破1.2亿日活的数据来看,4.61亿不包含头条火山类产品。到今天,抖音日活已经突破1.5亿,整体用户量也应该越过5亿大关了!

  那视频社交产品的天花板又在哪里?

  对比微信10亿的用户量来算,接下来短视频社交领域还有5亿的增量红利。但短视频社交能够成为微信这样的全民产品吗?我们要提前打一个问号。

  首先,不是所有用户都会使用短视频社交产品。

  微信能够达到10亿的用户量级,得益于产品设计上的极简,以及对每一个功能的长期耕耘,最终使得老人小孩也能轻松学会操作。近两年,微信增量用户几乎全部来自于老年人,微信的渠道下沉也做得有声有色。这不是谁就能随随便便做到的。

  对比近些年,另一个渠道下沉的优秀案例——微博,按照微博2017年度的财报来看,至今微博用户量也才3.92亿。抖音快手们的产品设计,基本照搬了微博模式,他们能做出什么大突破?

  抖音快手们花哨的设计,对于在网络中长大的年轻人来说有趣好玩,到了中老年人眼中就成了“是不是手机坏了”的懵逼状态。

  对于生活在北上广深一线城市的用户来说,经常能见到六七十岁的老爷子老太太刷快手,但同样的情况不一定适用于三四线乃至乡镇市场。

  在这些市场中,40岁左右的中年人看见这种新事物,还能快速接受。但年龄往上提到45岁,他们的子女正处于高考升学的攻坚阶段,这些中年人的状态就大不一样,风险承受能力差更加保守,对网络娱乐更加排斥,每增加一岁能接受的用户几乎就是凤毛麟角。

  当然,也有50~60岁左右赋闲在家颐养天年视野开阔的老年人,因为广场舞文化反而显得更加活跃。这也是近两年微信用户增长的基础盘,但这个群体还是有限,特别是其中许多人的接受能力有限。

  所以,擅长于做针对性运营的头条,推出了西瓜视频、火山小视频、抖音一套产品。西瓜承接只愿意看视频的头条用户,火山小视频走的是中老年路线,抖音针对年轻人发力。

  其次短视频并不是必需品,不同用户对视频需求偏好不一。

  微信这样的即时通讯APP,是互联网的基础工具,人人都需要,短视频产品则不一样。

  有人坚决不用抖音、只玩快手,有人刷抖音刷的不亦乐乎从心底鄙视快手,还有人对两者都不感冒只想安安静静看两段短视频,更有人压根就不喜欢这些视频连碰都不想碰碰了犯恶心的。

  短视频社交产品毕竟不是互联网的基础工具级的服务,用户用或者不用并不会影响到日常生活。所以腾讯在去年会犹豫是否要亲自下场做,一开始觉得投资快手,今年又不得不放弃转而力推自家的微视。

  即便短视频已经火热到今天这种地步,你身边还是有一堆丝毫不为之所动的朋友,也有玩了一段时间就感到厌烦的用户。

  大学生或许觉得这种短视频社交产品能够展露自己才华喜爱有加,部分用户看到有喜欢的网红刷到停不下来,但还有用户看视频只愿意看电影电视综艺。另外,大爷大妈嫌累只喜欢直截了当的看一些养生视频,沉浸于工作无法自拔的朋友也愿意选择百度云解决。

  再者是手机流量问题。

  虽然现在一直在喊提速降费,连省内全国流量包月的区别也给砍了,但流量还是没有包月不限量,用出去的都是真金白银。处于底层的中老年用户,面对短视频产品是万万不会心动的。所以大部分用户刷短视频的时间,基本都集中在连接WiFi流量充足的晚上睡觉前,以此助眠,但是一刷刷到了凌晨三四点。

  以往这个时间段,用户都是在看综艺看电视看电影,有过惨痛“教训”的用户,不得不将这一时段重新改回影视时间。而新的爆款电视综艺,也在时时刻刻提醒着用户回归。

  短视频产品合适的使用时间还是存疑的。诸多用户不得不将习惯改成了“吃饭时间刷一刷,睡觉之前拍一拍”,否则这样失控的人生根本无法安排。

  总的来看,短视频社交市场是否还有下一个5亿增量用户红利,这是一个值得商榷的问题。经历过近一年的热炒,吃短视频社交这一套玩法的用户早就入坑了,到今天都还没入坑的用户还能得出什么样的转化率活跃度?

  腾讯微视5月份还在大张旗鼓的投巨资力推,6月底就哑火表示“30亿投入是谣言”。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短视频社交领域或许已经走到了天花板,这比任何人预估的都要早。

  小视频综艺价值更大,各方正在摩拳擦掌

  短视频社交的用户增长进入瓶颈,不代表视频社交就进入瓶颈。毕竟视频社交领域百花齐放多种多样,不是10秒的短视频可以简单定义的。

  土豪老板喜欢在直播间里刷礼物,游戏迷热爱看游戏直播,二次元用户则扎堆在A站B站,迷恋颜值的扎堆抖音,热爱电影的各种《5分钟看完XXX》是最好的选择。当然还有专业综艺影视的拥护者,许多人依旧认为一天一部电影是更有涵养的选择。

  拉开任何一个视频APP,你可以找到大量的标签分类,每个分类下边都有不同用户群的不同细分需求。视频社交是一个庞大的娱乐生态,也是一个快速迭代的领域。这才是这一领域真正的重点。

  发力短视频社交,还不如瞄准视频社交的下一个爆发点提前做准备。这就像2016年精准推荐的新闻APP流行之后,2017年大家都押注信息流资讯,但2017年其实是短视频社交爆发的一年。

  2018年也如此,巨头们都在面向暑期磨刀霍霍宣传自家的短视频社交产品,但今年短视频社交产品大概率已经触到天花板,极有可能新一代的视频社交产品会横空出世制霸市场。

  目前来看,这个新品类极有可能属于小视频综艺。

  2017年底,直播答题的撒币模式曾快速爆发,迅速席卷海量用户。不过正如马化腾的预测,随即监管降临,关上了这一疯狂的风口。

  现在,经过大半年准备的各方势力,都在囤积牌照以图爆发。此次花椒六间房合并,其中关键因素也有六间房持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营业性演出许可证全套牌照。

  同时,小视频综艺也被整个文娱行业视为打通行业资源,破局文娱困境的全新业务模式。而近些年腾讯与阿里频频在文娱行业下重注,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去年腾讯不亲自下场做短视频产品,今年却情绪激动不惜破坏近几年的好名声也要参与进来。

  当下文娱行业的问题是行业资源流动不充分,网红没有持续发展前景,专业文娱团队盈利能力堪忧。市场动作来看,大批网红希望通过参与综艺节目、影视制作进行转型升级,冯提莫陈一发这样的网红早已开始参与综艺制作。网红孵化器也开始越来越多的承担起艺人经纪的工作。

  但现有的综艺影视制作周期太长,能够输出的资源过少,很难满足海量网红的需求。

  小视频综艺就不一样了,按照直播短视频精准匹配的形态,大规模批量生产源源不断的输出爆款不成问题。由此将能充分调动人才资源的互动,让整个文娱市场良性流动起来。

  不止头条系的今日头条、西瓜视频、火山小视频、抖音,腾讯上半年也拿出了微视、下饭视频、速看视频、时光小视频全家桶。花椒六间房这边牌照能力双双补足,一直没有存在感的搜狐张朝阳,也摇旗呐喊宣示自己手中牌照到位,接下来的正戏可能来的比大家想象中要曲折。

  现在明面上大家在短视频领域竞相砸钱投入,但背地里都瞄准了新的方向。腾讯微视能留下网红补贴的烂摊子,矢口否认30亿元补贴的说法,已经暗示了短视频社交已经顶到了天花板。

  当然,今年爆发的视频社交产品不一定是小视频综艺类型,在新技术的推动下,AR视频游戏类的产品也有可能率先爆发。

  希望接下来的产品进化,能够帮助整个文娱行业探出更好的发展路线,打开更大的互联网市场。

(责任编辑:DF318)

相关推荐:



华股财经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风险自负。

提示:华股财经不作任何“加入会员、承诺收益、利润分成”以及其他非法操作方式进行非法的理财服务。

华股财经为深圳市大赢家网络有限公司旗下财经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客服QQ:511235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