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华讯首页 > 华讯理财 > 正文

2018主播职业报告:八成单身、学历高收入越多、在北京最赚钱

来源:华讯财经 编辑:华讯编辑 时间:2019年01月11日 05:27:37

原标题:2018主播职业报告:八成单身、学历高收入越多、在北京最赚钱

说到直播,前几年可以说是蓬勃发展,2016年更是曾被网友称作是直播元年。虽然现在不如两年前那么兴盛,但依然有许多人关注和从事这个行业,网络主播更是已经成为最受年轻人喜爱的职业之一

根据CNNIC数据,截至2018年6月,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到4.25亿,直播趋于普及和大众化。

最近,移动社交平台陌陌发布了《2018主播职业报告》。

报告显示,网络主播这一职业具有年轻化、收入稳定、职业门槛较高、工作强度大、女性从业人数多五大特点:90后主播占68.4%,95后主播占15.7%,职业主播中90后占72.5%;女性主播占主导,占比达78.8%;21.0%的职业主播月收入超过万;17.3%的职业主播每天直播超过8小时。

年轻化,女性多

据报告统计,从事主播职业的人群都十分年轻,90后主播占68.4%,95后主播占15.7%,职业主播中90后占72.5%。女性主播占主导,占比高达78.8%,男性主播仅占21.2%,男女主播比接近1:4。在职业主播中,这一趋势更为明显,男女主播比为1:5。

收入高且稳定

报告显示,职业主播的收入远高于兼职主播,9.6%的兼职主播月收入超过万元,21.0%的职业主播月收入超过万元。经济越发达、年轻人口比例越高的省市高收入主播占比越高,月收入超过万元的主播占比最高的TOP5省市为北京、上海、浙江、天津、内蒙古,占比分别为29.1%,24.7%,21.4%,21.2%,18.3%。

根据北京市人力社保局、市统计局2018年5月发布的数据,2017年度北京市职工平均工资为101599元(又称社会平均工资),月平均工资为8467元。职业主播的收入高于平均职业收入,5个职业主播中就有1名主播月入过万。

职业门槛高,工作强度大

而不菲的收入往往意味着工作门槛与压力不会太小。据报告调查,主播如果想保证人气的增长,收入的稳定,必须有过硬的专业技能。13.4%职业主播表示在做主播之前接受过系统培训和考核,兼职主播这一比例为3.8%。

同时,而主播的收入与学历成正比,学历越高收入越高。职业主播中大学以上学历(含大专)占比为44.5%。36.6%的研究生以上学历主播月收入过万,26.6%的本科学历主播月收入过万,16.1%大专学历主播月收入过万。

因为人们看直播的时间一般是下班后,所以主播的工作时长大多在晚上,数据显示,44.2%的主播会在19:00-24:00直播,60.1%的职业主播在这一时段直播。在直播时长方面,17.3%的职业主播每天直播时长超过8小时。男性主播比女性主播能吃苦,10.6%的男性主播每天直播时长超过8小时,女性这一比例为5.5%。

生活状况并不轻松

虽然许多主播光鲜亮丽,收入不菲,但因为职业特性,生活状况有时并不是那么轻松容易。

为了更多的直播时间,不少主播选择牺牲节假日以及吃饭的时间。超过七成主播表示每天三餐无法按时保证,80.4%主播表示会在法定节假日直播,93.9%职业主播会在法定节假日直播。以东北三省为代表的北方主播更能吃苦,每天直播超过8小时的主播占比最高的TOP5省市为黑龙江、北京、辽宁、吉林、山西,占比分别为15.3%,14.6%,11.2%,9.8%,9.0%。

有受访主播表示,主播职业前三大职场压力分别为“主播竞争激烈”、“粉丝流动性高”、“收入不稳定”。由于长期熬夜直播、节假日无法正常休息、三餐不规律,困扰主播的三大职业病为“失眠”、“腰颈椎不好”、“用嗓过度”。此外有不少主播表示,每天的工作就是与粉丝沟通,进行才艺表演,尽管在直播间会说很多话,但是休息的时候反而不愿意多言,甚至不愿意与人交往,因此患上了“社交障碍症”。

同时,许多主播为了能够在主播这一职业道路上走的更远,每个月都会花费一定费用提升自己的专业技能(歌舞乐器培训等)、升级直播设备、形象管理等。其中33.8%的主播每月用于自我提升的花费超过1000元,职业主播每月用于自我提升的花费超过1000元的占52.8%,8.5%职业主播每月提升自己的花费甚至高于5000元。

而因为职业特殊性,主播的感情生活也多少会受到影响。

根据抽样调查数据显示,主播中近七成为单身,单身率高达68.8%,职业主播单身率接近八成,高达79.5%。主播中,87.7%认为“主播是一种职业”,64.9%的单身主播表示“做主播不会影响自己找另外一半”。通过性别维度进行比对时发现,女性做主播比男性顾虑要多,25.6%的女性主播表示“做主播会影响自己找另一半”,男性这一数据仅为19.1%。

直播平台竞争乱象

当然,除了主播这个职业本身带来的一些问题外,有时主播还会面临与直播平台所产生的矛盾。

2017年,斗鱼从各大直播平台上挖来触手主播“厌世小孤影”、陌陌牌面一姐主播“阿冷”等,而虎牙则挖走了斗鱼主播前英雄联盟职业选手“韦神”、“抗韩中年人拳师七号”等。

但在“挖墙脚”大赛中,明星主播很多时候只能成为直播平台之间恶性竞争的牺牲品,一方面是因为这些主播在成名之前处于比较劣势的地位,签署了一些相对不平等的协议,一般这种违约金的数额在该直播平台所挣年薪的五倍以上,而主播成名走红之后,又往往难以抵御住其他平台抛来的高额签约金。

其中较近的一个最近的例子是在2019年1月1日晚,熊猫直播一条公告让主播刘万鑫(ID:刘杀鸡)成为网民关注焦点,因刘杀鸡单方面解约,熊猫直播向法院提起诉讼,追究其不低于3000万元赔偿。

责任编辑:

相关推荐:

栏目分类


华股财经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风险自负。

提示:华股财经不作任何“加入会员、承诺收益、利润分成”以及其他非法操作方式进行非法的理财服务。

华股财经为深圳市大赢家网络有限公司旗下财经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客服QQ:24913249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