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华讯首页 > 华讯报盘 > 正文

什么样的“奇人”可以玩残两家上市公司? (下)

来源:华股财经 编辑:华股编辑 时间:2019年04月09日 12:21:05

原标题:什么样的“奇人”可以玩残两家上市公司? (下)

前情提要:从翦英海2002年成功将ST昌鱼(600275.SH)网进自家口袋那天起,他以自己“独到”的投资眼光和“超凡”的运营水平,成功地将“武昌鱼”变成了一条难以翻身的“臭咸鱼”。

什么样的“奇人”可以玩残两家上市公司? (上)

重组计划的隐形陷阱

ST昌鱼放弃原先盈利稳定却增长缓慢的农渔业,投身于高利润诱惑的房地产行业,其实以当时的投资眼光来看,这个做法虽然有些激进,但却几乎是一笔稳赚不赔的买卖。

ST昌鱼持股北京中地的10年,正是中国房地产行业量价齐升,膨胀式发展的10年,自01年北京申奥成功以来,北京房地产市场步入了可预见的稳定增长期。许多房地产企业都是在这10年中做大的,不夸张地形容,这是房地产公司闭着眼睛都能赚钱的黄金10年。

2002年受国家经济宏观政策影响,仅当年北京房地产市场就实现了813.8亿元的商品房销售额,同比增长33.4%。而中地公司当时最主要的项目就是位于北京朝阳区东二环内的华普中心,按道理这个占上市公司总资产90%的地产公司,将给ST昌鱼带来相当可观的收益。但这个看上去稳赚不赔的项目,却隐藏着巨大的陷阱,这还要从2006年中地公司向中天宏业定向融资说起。

2003年由于国家经济宏观调控,北京中地的资金链出现问题,2005年靠着ST昌鱼的资金扶持续建一年后,资金链再度出现断裂危机。因此2006年北京中地不得不另辟蹊径,向摩根大通与香港瑞安建业共同成立的中天宏业定向融资11亿元续建华普中心大厦。

此前北京中地前期已投入12.7亿元,由于此次融资缺乏实际抵押物,翦英海违规与中天宏业签署了华普中心一段的《北京市商品房预售合同》及《补充合同》(后称《预售合同》),约定11亿元资金用于项目建设,未来将华普中心销售给第三方,所得资金在扣除中天宏业11.09亿元本金及固定回报后,北京中地与中天宏业按8:2进行利润分成。

然而此次融资却隐藏着巨大的法律风险:由于签署了《预售合同》,该笔融资可视为中天宏业购买华普中心一段的首付款,该项交易使中天宏业可凭借《预售合同》优先购买这批物业的产权及使用权。这次违规定融,无疑给北京中地及其股东未来的销售埋下了一颗“定时炸弹”。正是出于这个原因,翦英海在2007年迫不及待的将这个“烫手山芋”彻底卖给了ST昌鱼。

这枚“定时炸弹”很快就在ST昌鱼手中引爆,北京中地成为ST昌鱼全额控股子公司的第二年,就被卷入了与中天宏业的法律纠纷中。2008年由于全球经济危机爆发,摩根大通和瑞安建业相继退出中天宏业,该公司成为韩国佰益的全资子公司,同时将北京中地一纸状书告上了仲裁委员会。

该案由于案件复杂,导致了所涉的华普中心一段无法销售,而中天宏业则抢先一步从承建商手中收回了该物业并进行了对外出经营。ST昌鱼舍身力保的地产项目不仅销售业务全线瘫痪,连外租项目的经营收入也无权染指,致使ST昌鱼在这次重组中落得“竹篮打水一场空”的惨痛结局。

ST昌鱼不仅由于重组惹得一身债务,鄂州的旅游、生物医药项目又全军覆没,曾经的水产生意也被荒废,翦英海作为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一步步将ST昌鱼推入了无力回天的困难处境。其在位期间,ST昌鱼被证监会立案调查1次,处罚1次;被上交所通报批评2次,监管关注2次,问询10多次;被上交所及湖北证监局要求整改4次,警示1次,平均每年高达1.5次的违规,实属A股罕见。

在退市边缘挣扎的ST昌鱼,在2012年不得不以1.06亿的低价向华普集团转让了中地公司48%的股权,仅收回了当初投入资金的42%,ST昌鱼在这笔股权交易中损失了1.5个亿。翦英海通过这场布局10年的股权交易,将上市公司当做融资工具,为华普集团输送了大笔资金,并将大量的担保风险转嫁给了上市公司。

可让人啼笑皆非的是,在交易中获取了大笔资金的华普集团,在这10年的经营中也是亏得满地找牙。

经营不善至勒令除牌

目前,翦英海一手创建港股上市公司华普智通的股票已被港交所勒令除牌,暂停交易近两年。尽管华普智通仍在积极筹划复牌申请,但根据2018年其公示的财报显示,复牌的可能性十分渺茫。

ST昌鱼上市当年,以路边停车计费系统起家的华普智通也实现了港股上市,但该公司仅在上市后第一个完整年里业绩有所提升,其后便是一败涂地溃不成军,多数经营年业绩均为亏损,仅靠不断并购重组和处置资产勉强存活至2017年。

早在ST昌鱼首亏的一年前,华普智通就率先迎来了首亏。公司曾在年报中解释,该年亏损主要是由于政府规划延误及SARS在中国的全面爆发。公司将扭亏为盈的希望寄托在政府加大推行规划力度和支付业务“一卡通”与零售商的合作拓展中。然而到了第二年,规划兑现了,SARS过去了,“一卡通”也成功进入零售业,但华普智通的扭亏为盈并没有实现,相反它的亏损之路才刚刚开始。

在华普智通苟延残喘的16年中,公司的主营业务始终没有如预期一般打开局面。随着汽车行业的发展,家用汽车逐渐普及,竞品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华普智通从一开始布局的10个业务城市逐渐缩减到只剩下北京、武汉2个城市。而2自008年以后支付宝、微信等互联网金融大户相继推出手机支付业务,这无疑又给了一直以实体卡作为支付工具、以政府推广作为主要营销手段的华普智通致命一击。

华普智通的路边停车计费设备早已随着城市的规划建设消失殆尽,全力在武汉拓展的“一卡通”业务能够存活至今,也完全归功于该公司在2006年以2400万的出资并购了武汉市公共交通票务管理有限公司。然而这也只是翦英海最后的挣扎,落后的经营思维和不入流的产品研发方向,使这家早在支付宝出现2年前就已经起跑,曾立志“成为通行中国的主要电子支付系统运营商”的公司被后浪拍死在了沙滩上。

由于常年经营亏损,港交所以经营能力低下为由勒令除牌了华普智通。在互联网支付的战场上溃败江东四面楚歌的华普集团,为了扭转局面也曾尝试拓展的其他领域,但却于事无补。根据该公司近年来的财报显示,公司收益连维持正常运营开支都已是力不从心了。如今的华普也是债务累累官司缠身,2018年翦英海及其华普集团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其名下所有公司的股权亦被依法冻结。

ST昌鱼与华普集团,这对同年上市,被同一个“奇人”控制的“异姓兄弟”踏着一致的步伐走向了“末路”。而罪魁祸首翦英海——这位年近花甲的商业“奇人”亦咎由自取,等待着法律的制裁。

——END——

免责声明:本文(报告)基于已公开的资料信息或受访人提供的信息撰写,但项乾及文章作者不保证该等信息资料的完整性、准确性。在任何情况下,本文(报告)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

责任编辑:

上一篇:央行持续静默 资金面正悄然生变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推荐:

栏目分类


华股财经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风险自负。

提示:华股财经不作任何“加入会员、承诺收益、利润分成”以及其他非法操作方式进行非法的理财服务。

华股财经为深圳市大赢家网络有限公司旗下财经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客服QQ:24913249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