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华讯首页 > 宏观经济 > 正文

朱小黄:提高金融创新品质要求 推动提升实体经济效率

来源:华股财经 编辑:华股编辑 时间:2019年05月29日 14:38:36

原标题:朱小黄:提高金融创新品质要求 推动提升实体经济效率

图为中信集团原监事长朱小黄

新浪财经讯 5月28日消息,由《银行家》杂志主办的“2019中国金融创新论坛”今日在北京召开,中信集团原监事长朱小黄在论坛上表示,要深刻认识金融创新的实质,要以是否能够提升实体经济效率,降低实体经济金融风险,提高金融创新的品质要求。

以下为嘉宾发言实录:

朱小黄:

非常荣幸接受《银行家》的邀请,参加今天的创新论坛,刚才非常认真的听了蔡主席的啊讲话,我觉得目前的中国金融回归常识,回归到金融的本质,我认为是一个重要的话题,蔡主席刚才讲的也是这个意思,中国金融创新论坛已经举办了12年了,非常不容易,一直关注中国经济金融的全年的课题,今天这个课题也很有意思,这个情况比较大,但是非常有意思,在这样一个时代的主题下,大家都在讨论相关的一些问题,有很强的现实意义,也有针对性,我想讲三个相关的观念,跟大家分享。

一,关于经济结构调整的风险承担。去年下半年我就很明显的感觉到经济结构调整过程当中,从经济数据所展现给我们的结果,有好的一方面,也有令人担忧的一些问题,这些问题的背后,涉及到我们怎么样认识经济和金融,这回归到本原的一个问题,比如说风险承担,我们一般认为结构调整就是一个纠错行为,我们现在的结构不好,在经济增长方面有一些问题,要去掉一般,比如说三去一补啊,等等一些政策的调整,我们又看到这个结构调整给我们带来了巨大的收益,我们也要看到结构调整其实是一个问题,我们这个年龄段的人都经历过几十年经济发展的过程,调整结构几乎是一个困难,是经济界人士的口头禅,几十年都在不断的调整,任何结构调整都是以风险承担为代价的,如果你光说要调整,如何要承担这个问题要考虑,怎么样达到你想要的结果,没有承担的机制,就无法实现调整成本的分摊与消化,调整也是没有办法真正的成功,反而要付出一定的代价。所谓结构调整我认为旧结构的风险释放,在新的经济结构产生的新的经济动力的收益能够覆盖旧结构所产生的风险成本,这结构调整就成功了,否则的话就是一个问题,我们去年下半年的数据,到了三季度仍然是这个状况,就是一方面去杠杆,各种各样的措施,金融各方面都严监管,另外一方面财政收入还要跟着,包括各方面的收费还在加大力度,去杠杆,去头寸,去僵尸这样的下岗工人,破产企业,关门企业,产品转型过程当中滞销,这些问题怎么办,所以倒闭了一大批企业,产生了一些实业的失业,产生了一定的代价,这个代价在我看是一个抛弃的状况,这不是我们经济组织过程当中的办法,那么这种转移,释放,分摊和消化这样一个过程,核心是为了避免系统的爆发,要求烟厂风险释放的风口,和落实改革当中发现的问题,一方面要稳定经济增长,在发展中实现风险释放,实现风险的缓释,要有真实的承担,否则的话财政收入还要增长,金融还要赚钱,数据要非常可喜,要回归到这种层面。

金融创新也是一样,后面我会讲金融创新,其实也有问题,我们在风险管理的观念当中有一个既定意义,就是任何一个决策,如果你不承担风险的话,这个决策一定不是最优决策,一般来讲叫做防御性决策,因为我不承担风险,所以我不可能做出对风险承担的最有利的一个决定,今天我们也有监管部门的人,我们在严监管的金融机构,甚至金融机构的每一笔交易都得要监管,这样就产生了银行董事长给我打电话问我金融机构落地怎么办,我说落不了地,我说监管已经代替你金融决策,所以这个中间在金融和市场机构之间这个层面上缺乏正确有效的传导渠道,这样就使得宏观政策,从去年以来的宏观调控政策还是非常正确有效的,但是很多效果都被中间的渠道不通给切断,这个其实是必须要注意的一个问题,市场的归市场,监管要从行为的具体交易监管要向报表,结构,资本,治理这些方面转移,而不能过多的放在交易的控制上,看起来你实现了你的目的,但是市场交易下来了,价值市场的机会失去了,用收益覆盖风险的可能性减少了,实际上不是一个聪明的办法,所以我们一方面要知道结构调整过程当中的风险是什么,要为不同的单位承担,政府,特别是虚拟这一块,金融在调整和去杠杆过程当中,一方面不能一边调整结构,释放风险,另外一个方面又减少自己的风险承担,然后把这些损耗完全的释放,这些是不行的,结构调整和风险承担问题确实是我们现在谈论金融创新这个文化的时候,首先我认为还是首要原因。

第二,科技创新的问题,今天的主题,前段时间在一个场合我也讲过,过去几年我们金融科技投融资规模可以说是井喷式的增长,数据显示2018年全球市场金融科技投融资高达1108亿,增长率增长将近300%,随着开放式银行义的兴起,监管清晰度的提高,以及人工智能区块链的成熟,19年应该是科技金融的大年,实际上我们今天的主题也感觉到这是个大年,应该要料料金融科技的问题,简单的说我们金融科技和中国的银行业走过一些阶段,每个人也部有不同的划分,我看来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那时候的单机运用,九十年代开始网络运用,2000年以后大数据的运用开始形成,包括支付,信用卡的出台,2010年网络支付开始应用,2010年以后区块链新的应用,我听到的多的东西是说金融圈的这些人,我认为现在有一点膨胀,在金融科技领域,建行还算比较领先的,很多大小银行,我听到的议论是金融应该引领中国经济的增长,金融没有科技基因,我做了40年的金融,我们不是科技引导,我认为应该是银行家引导的,银行家都很难当,你还想当科学家,所以不是一个这样简单的思想,你没有科技的基因,怎么引领金融的风头呢,在银行内部长期以来,很想用技术银铃金融的发展,但是他忘了技术是为实际服务的,在市场当中你找到一个机构给你开发一个体系的话,他一定是把他的产品不管是先进还是落后,放在你的框架里面,这就是不懂市场本质的冲突,不懂市场,不懂人心,反过来讲,银行确实是一个知识密集的地带,我认为是科技运用的最佳场景,很多新的科技的运用,首先可以在金融领域得到有效的运用而证明它的价值,证明科技新技术,能够运用到日常生活当中,所以我个人认为金融科技的本质,我们现在讲金融科技还是科技运用,就是意味着金融的科技运用需要回归常识,金融创新是运用的创新,服务模式的创新,商业模式的创新,而不是科技的创新,把这两个要分开,也许我这么说泼了大家的冷水,但是事实就是这样,供应链金融,支付信用卡,风控,财务管理,技术应用含量很高,也具备应用的动因,银行业具备这样的实力,但是不以为这你可以引领,银行是服务企业,另外我们要考虑银行的服务的性质出发,科技应用实际上是要有截至,因为客户的应用是很复杂的,大体上我们找过全国银行业平均的结构,高中等以上的文化,大概不到30%,38%是高中以下的,如果你把每一个网点都是高科技的,每一笔业务都要在网络上进行的话,客户的感受你考虑过吗?你是服务企业,当然你要考虑客户的服务,在发达国家,九几年的时候我去过万斯达总部,他说他们的支票使用率跟我们不一样,他们达到了92%,就是说你一个服务业,你要尊重你客户的消费习惯和行为习惯,而不是把你所谓的创新,强加给你的客户,所以未来在金融创新科技运用这个方面,我们所要面临的并不是一下子的焕然一新,大概应该,在我看来是智能化和柜台服务长期并存,我建议我们的银行不要企图消灭日常的柜台服务,我觉得这是很危险的事情,大力发展智能化服务,不要企图消灭掉日常柜台的功能。第二,现今和支付工具长期并存,这个也很正常,第三,数字货币未来和主权货币长期并存,数字货币当然不完全是区块链下面的东西,但是这些东西会逐步逐步的出现,我们现在弄个信用卡的积分是不是数字货币呢,本质上也是,这会长期并存,第四,先进的后台数据,和市场交易层面的人性化,个性化的处理会长期并存,一方面你的后台处理,高科技的应用,智能化,数据化,做的很强大,在市场交易层面恐怕还要有客户经理的沟通,客户经理的服务状态,你的实际效用,这些东西都不能简单的用科技技术来替代,五,物理网点和网络交易,我认为会长期并存,作为销售渠道,一方面是网络上,一方面是网点,都会长期应用,这是关于科技金融阐述的一点想法,保守一些,但是我认为科技金融的发展这当然是毫无疑问的,当然不是要泼这个凉水,而是说我们要回归到最本质的性质上,正确的,有效的,发展科技金融,不要考虑一刀切,最后又来收拾那些烂摊子。

三,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的关系,当然高速发展会带来货币的增发,优化虚拟经济的无泡沫的 增长,当然这也不正常,在发展过程当中,我们出现了脱实向虚这样一个状况应该说比较严重,从虚拟经济情况来看2006年虚拟经济GDP核工业增加值相对来说是协调的,2017年以后虚拟经济快速发展,我们曾经发过一个报告,我们研究的建模计算以后,希望找到一个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的一个黄金点,我们计量出来的比较好的关系是16.7:1,就是你至少一个实体经济可以支持16.7的虚拟经济,再大就有点不行了,现在实际上已经到了大概是23了,18年的数据达到到了31到32,这是虚拟经济的泡沫化还是比较高的,这就有可能较大程度的引发经济泡沫,给经济增长带来副作用,没有相应的实体经济制成的虚拟经济实际上是泡沫经济,一会带来社会财富的不公平流动,这是当下中国经济的问题,因此经济结构的调整,确实是比较重要的,在座金融圈的朋友,我们金融机构包括房地产的回报,商业化的回报,确实是比较大的,虚拟经济从长期以来,我们党和政府一直在想推动,解决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增长的问题,我认为这个问题并不是打压虚拟经济,实体经济就上来了,而是要观察虚拟经济为什么怎么也上不来,我们行政推动,道德推动,这个东西都不行,行政推动,道德推动,过去一开会政府就要求加大力度,我也想投到实体经济,但是投不进去,为什么?我们知道所有的经济元素跟着什么东西走呢?水往低处流,跟着资本回报走的,哪个地方资本回报高,主要就是资金,就会通过各种渠道,走向投资回报高的地方,虚拟经济跟实体经济相比,实体经济的资本回报率,你们观察一下上市公司到5%左右都是好的,金融机构在15%左右是正常的,那当然是搞不动的,再一个就是税,我们供给侧改革当然是要减税,我觉得今年才真正的下了决心,把实际企业的税收从30%降到17%,我也问了一些企业家,我说你们真的感受到开始降了吗?,两种说法,有的说没有,有的说确实已经降了,我觉得这个才是根本,降税,减幅,让他的资本汇报高于虚拟经济,结构性的增加虚拟经济的税负,相应的平衡资本回报,这个才能真正实现实体经济的增长,反过来讲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之间,实体经济存在很大的问题,否极泰来,投资机构下手投向实体,很快各种环境都会有所改善,应该是一个价值的体现,所以我们也不能够把实体经济的增长,实体经济的改善的责任,全都推到金融机构身上,天天给金融机构开会,说你要支持实体经济等等,做一些道德行政的推动,这些是没有用的,核心还是要提高虚拟经济的资本回报,虚拟经济应该和实体经济的发展步伐协调,避免流动性过多的支流在虚拟经济领域,要高效的把资金引导到实体经济领域,我的建议,一,提高金融机构设定调整和资本市场的准入门槛,规范金融市场的发展秩序,强化标准,在成品设计,风险控制,资本约束,从业经验和技术应用等方面,要提高标准,虚拟方面标准要提高,二深刻认识金融创新的实质,要以是否能够提升实体经济效率,降低实体经济金融风险,提高金融创新的品质要求,提高服务,强调创新与服务。三,根据银行业风险管理规范的机构,要从业务监管向风险监管转变,强调资本约束,在资本约束下优化商业银行资产结构,提高资产配比,推动银行机构向低资本消耗的领域转型,这样让它的市场链更趋向于实体经济,我跟大家分享这三方面的观念。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

相关推荐:

栏目分类


华股财经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风险自负。

提示:华股财经不作任何“加入会员、承诺收益、利润分成”以及其他非法操作方式进行非法的理财服务。

华股财经为深圳市大赢家网络有限公司旗下财经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客服QQ:24913249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