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华讯首页 > 宏观经济 > 正文

这家公司别墅办公交不起房租,员工拿不到工资已举报!

来源:华讯财经 编辑:华讯编辑 时间:2018年05月30日 15:44:19

专业投反对票的董事、空悬至今的实际控制人、难产的年报,围绕在中毅达(600610)头顶的阴霾久久未散。屋漏偏逢连夜雨,中毅达近日公告,公司收到了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

这已是中毅达两年内第三次被监管部门调查。

中毅达称,若因此立案调查事项触及《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规定的欺诈发行或重大信息披露违法情况,公司股票将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濒临退市边缘的中毅达目前经营状况如何?公司董事为何对年报屡投反对票?神秘的实际控制人何时显露真身?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近日对中毅达进行了实地探访。

现场直击:拖欠房租被房东驱赶

灰白色的墙面略显斑驳,深色的拱门上了一道锁,门口停放着一辆黑色的商务车。5月25日上午,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来到这栋位于上海市徐汇区肇嘉浜路687弄13号的三层别墅,这里正是中毅达的办公地址。

今年3月12日,中毅达发布的一则变更办公地址公告显示,因公司原办公地点费用较高,公司正在洽谈新的注册地址,现搬迁至暂时办公地址。

不过,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并未在别墅门口见到中毅达的门牌和LOGO。随后记者敲门询问,屋内一名中年男子正在打包纸箱子,他对记者称,这里是居民住宅,没有什么公司,并让记者去别的地方找找。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在别墅区转了一圈后,回到原地等候。直至中午12点左右,别墅的侧门打开,记者借机进入别墅内,接下来便出现了令人惊奇的一幕。

别墅门口的沙发上坐着一名年轻女子和一名体形较胖的中年男子。当记者问道这里是否是中毅达公司时,女子指着身后关闭的房门称:"在里面呢,我们今天就是来堵他们的。"

根据这名自称房东委托人的女子描述,中毅达于2017年3月开始租住在这栋别墅,月租15万元。别墅一楼办公,二楼则被装修后自住。"他们已经欠了近4个月房租了,本来承诺20号结算,拖到现在。我已经在这堵了好几天了,对方说今天付,我说今天先把东西清掉。"该女子表示,当时租的时候就看到是上市公司,没想到对方多次拖欠房租。

" 今天好不容易堵到黄伟(音),然后他就溜了,说去找房子了,还说今天把钱付掉,月底搬空。"该女子称,这栋别墅的租客名叫黄伟。女子口中的"黄伟"究竟与中毅达有何关联呢?证券时报记者进一步询问。"他说他是中毅达的实际控股人,但是我没有看到任何证明。"该女子表示。

同时,该女子称,别墅里已经没有几个中毅达的员工了,平时只有两三个人在一楼办公,二楼则住着黄伟和一名司机。女子还透露,黄伟为了还房租,抵押了一辆车给她。"我查过了,那辆车已经被车贷公司给抵押过两次了,我拿了也没用。"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当天没有见到女子口中的"黄伟",但在办公地点见到了中毅达的证代和一名孔姓监事。据女子称,这名证代也姓黄。

面对记者提出的公司资金紧张工资是否正常发放问题,中毅达证代回答:"我才来,还没待够一个月,肯定不会跟我结工资呀。"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随后追问,公司现在是由谁主持,证代则反问记者:"你问这个干嘛?"他进一步告诉记者,"写好的公告都是党总(党悦栋)审的,一切都以公告为准,我也才来很多事不是很了解。"

另一名监事同样称自己才来两个月。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问他今天有见到黄伟吗,该监事露出惊讶的神情,并表示:"谁是黄伟?我只知道我是党总招聘进来的,其他的我不清楚。"

此后,该名证代多次企图劝离记者,并称要处理工作,不方便接待。直至当天下午记者离开时,也未见到黄伟。

员工讲述:两三个月没发工资

中毅达证代和监事提到最多的"党总"即党悦栋,于2017年5月19日入职中毅达,目前为中毅达总经理、法定代表人、董事、代理董事会秘书。

而在党悦栋入职中毅达前,中毅达已经历经了一场高管大换血。2016年6月,中毅达前董事马庆银、监事谢若锋等11名董监高人员向公司提出辞职。加上先一步辞职的前董事长兼总经理刘效军、前副总经理兼董秘林旭楠,10天里中毅达16名董监高人员中有13人辞职。

2017年6月,中毅达还出现了解聘董秘职位遭本人反对的奇观。回溯公告,中毅达彼时称,公司董事会因为"管理层工作分工原因",审议通过了解聘李春蓉董秘职务,并聘任她为公司副总经理的两项议案,李春蓉的董秘职务将由中毅达法定代表人、总经理党悦栋代行。

但这两项议案遭到李春蓉本人反对。李春蓉称,两项议案未征得本人同意,并称自己不擅长经营管理和工程建设。数日前,中毅达证代赵工也递交了辞职报告。也就是说,负责上市公司证券事务部工作和信息披露工作的董秘、证代均要换人。在这之前,中毅达还曾收到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任鸿虎的辞职申请。

顺利进入中毅达管理层的党悦栋有何来历?公开资料显示,党悦栋出生于1980年,研究生学历,历任北京惠农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副总裁,北京毅信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北京奕信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北京悦益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经理。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查阅工商资料发现,北京毅信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和北京奕信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分别成立于2015年7月、2015年9月。而北京悦益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时间则更晚,为2017年3月。其中,党悦栋为北京奕信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持股29%的第二大股东,而黄伟曾是这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此处,黄伟又与*ST新亿实际控制人同名。

记者多次拨打中毅达电话,均未联系到党悦栋本人。中毅达一名员工告诉记者,现在很少见党悦栋来办公室,目前还联系不上他,"他在北京休息,另外还有贵州、厦门子公司的事在处理。"

这位中毅达员工还表示,公司现在处于整顿期间,上海大部分的业务都停滞了。该人士坦言,公司资金确实紧张,上海十几个员工已经两三个月没有发工资。另外,由于租金太贵,公司还在寻找新的办公地点。

" 我自己都想离职,但总得先把工资拿回来,现在感觉乱得很,据说还有员工已经到劳动管理监察大队去举报。"该员工对记者表示。

年报难产:过半董事反对或弃权

中毅达的麻烦事不止于此,由于董事间的嫌隙,公司2017年年报至今未披露。

5月8日晚间,中毅达召开董事会,审议关于去年年报及今年一季报披露等有关议案,但均因其中3位董事会成员投出反对票、2位投出弃权票,造成财报的难产。

此前,中毅达表示,由于会计事务所的变更,以及原财务总监不够尽职尽责,和相关董监事不恪尽职守等原因,致使公司2017年年报等无法按期披露。就目前信息来看,公司董事会仍无法就财报等相关公告达成一致意见。

具体来看,2017年报和2018年一季报两项相关议案,均只有3位董事会成员赞成,同时遭到3位董事会成员的反对,另外2位董事会成员弃权。

相关董事会成员将反对或弃权的原因归结于中毅达目前实控人的悬而未定,以及内部控制的混乱,和子公司福建上河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审计报告的难以取得。

独董张伟反对的理由包括公司实际控制人至今未核实、新疆中毅达源违规支付的贸易款至今无法收回、苗木减少等重大经营情况未及时报董事会及披露等。另外,张伟还称,他于5月5日以邮件方式反馈至董秘办,对董事会相关议案内容所提10项问题,公司未能正面解答回复,因此无法判断其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故对多项议案投弃权票。

董事杨永华反对及弃权的理由则为年报多处问题经审计提出后未改正;能够出具带保留事项的报告却变成无法发表意见。他还指出,董事会2017年下半年后未召开过现场会,董事会形同虚设,公司重大事项不汇报,不及时信披。

董事李宝江认为,多项议案内容过于简单,没有对公司取得的成绩、存在的问题和受到的纪律处分全面阐述总结,故弃权表决。董事杨世锋投弃权票的原因包括针对会计事务所指出的问题,公司采取了哪些整改措施不得而知,对其中的数据无法判断等。

" 公司年报实际上4月28日就出来了,但迟迟没有通过董事会,主要是董事会成员对年报亏损额和亏损原因有分歧。"一位接近中毅达的有关人士告诉记者。

值得一提的是,中毅达2017年半年报和2017年三季报均遭到董事弃权表决。2017年半年报中,董事李春蓉、独董张伟、监事张秋霞和副总经理陈飞霖投出了弃权票。对于2017年三季报,公司董事李春蓉、杨永华和独立董事张伟、刘名旭投了弃权票,监事张秋霞投了反对票。目前,张秋霞、陈飞霖、刘名旭已不在中毅达任职。

" 公司确实有不同的派系,意见不同,董事之间也有些问题,应该也快解决完了。"上述接近中毅达人士称。

投反对票的董事极其不负责任,之前我们的沟通很不顺畅。"中毅达证代对记者称。目前记者尚未联系上持反对意见的董事。

谜团待解:深圳万盛源闪现其中

2017年报至今未披露、董事会内讧不断,这些或许都与中毅达实际控制人谜团脱不了干系。

去年6月,中毅达临时股东大会上出现的一次乌龙事件成为公司实控人变更大戏的引子。在那次股东大会中,时任公司大股东大申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的张秋霞,虽然也前往参会,但最终因程序不足资格未被认可。

事件发生后,上市公司董事会向控股股东大申集团及实际控制人何晓阳发函问询授权委托情况及此前提议增加临时提案的相关情况,但未得到对方的明确回复。在监管的追问和媒体质疑的压力下,2017年8月2日晚间,中毅达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发生股权变动,公司实控人发生变更。不过,中毅达表示,股权受让相关方仍未核实最终实际控制人,也就是说公司实控人仍是谜。

根据中毅达披露,公司原实际控制人何晓阳持有大申集团50.5576%股权、深圳宝利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有大申集团27.6656%股权,其已通过协议方式将合计持有大申集团78.2232%的股权转让,其中乾源资产受让24.7993%、李琛受让22.1346%、天佑睿聪受让16.2893%、鑫聚投资受让15%,前述股权转让已于2017年7月27日完成工商变更登记手续。

在一系列纷繁的股权变更中,有一笔交易值得关注。2016年4月,何晓阳将持有的近30%股权转让给上海聚赫投资管理、深圳乾源资产管理等5家公司。并且,他还将持有的另外20%的股份,为中毅达原副董事长、大申集团另一股东--任鸿虎的3.2亿元借款做质押担保。而得到何晓阳所质押股权的公司分别是深圳万盛源、贵台实业。

何晓阳进行大申集团股权质押的一方深圳万盛源,与黄伟有关联。工商信息显示,黄伟为深圳万盛源持股34%的第一大股东。

值得注意的是,上文所说的中毅达管理层大换血的时间段为2016年5月至7月,与何晓阳频繁转让股权的时间段前后吻合。

2017年6月7日,中毅达公司公告称,持有24.84%股份的股东大申集团有限公司在2016年6月6日提出临时提案并书面提交股东大会召集人。这次的临时提案主要为人员增补,包括4名公司董事、4名独立董事、2名监事。

中毅达接连被调查 投资者维权在行动

立案调查叠加年报难产,中毅达濒临退市边缘。根据《股票上市规则》的有关规定,若在规定期内未披露年报,中毅达将停牌两个月;两个月满后,若再未披露年报,公司复牌并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再两月,若持续未披露年报,则被暂停上市;最后若仍没披露年报,则两月后被终止上市。

在中毅达最新披露的年报季报进展中,中毅达表示,公司争取在6月30日前再一次召开董事会、监事会审议年报季报,同时聘请四川华信(集团)会计师事务所对定期报告和披露的要点进行解释说明。并于6月30日前发布相关公告。不排除最终无法实施既定安排,公司被终止上市的可能。

今年1月,中毅达收到证监会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4月收到行政处罚决定书。证监会查明:2015年7月至9月,中毅达全资子公司厦门中毅达环境艺术工程有限公司在未实施任何工程的情况下,以完工百分比法累计确认了井冈山国际山地自行车赛道景观配套项目的工程收入7267万元、成本5958.94万元和营业税金244.17万元,导致中毅达2015年三季报涉嫌虚增营业收入7267万元,占当期披露的营业收入的50.24%,涉嫌虚增利润总额1063.89万元,占当期披露的利润总额的81.35%。

接连被调查也引发了投资者索赔的诉求。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了解到,在中毅达虚增利润被罚后,已有投资者起诉到法院要求中毅达赔偿,目前部分投资者已收到法院送达的开庭传票。

上海市东方剑桥律师事务所律师吴立骏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目前已接到近100位中毅达A股和B股股民委托索赔,管辖法院为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6月21日将首次开庭。吴立骏认为,2015年10月28日至2017年2月5日之间买入并持有中毅达A股和B股的股民,可以获得全额赔偿。

除了证券虚假陈述索赔案,中毅达5月10日公告,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再次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吴立骏表示,由于后一次被立案调查尚未出结论,所以目前起诉的全部是因证券虚假陈述而提起诉讼的中毅达投资者。待证监会对中毅达下达第二次行政处罚决定书后,符合索赔条件的投资者可以再次提起诉讼。

上海创远律师事务所律师许峰告诉记者,自己代理的中毅达证券虚假陈述索赔案将在7月份首次开庭。他表示,目前委托索赔的投资者在60人左右。

对于中毅达再次被立案调查,许峰表示,投资者还需要耐心等待调查结果,等后续调查出来了才知道新的索赔条件。

两位受访律师均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称,近期索赔的投资者在不断增加,将考虑集体诉讼。

" 我接触到的很多中毅达投资者都比较着急,一方面关心能否赢得诉讼,一方面担心赢了官司执行不到钱,还有的投资者关心公司会不会退市等。"吴立骏对记者表示。

深陷财务造假和信披违规的风波,中毅达股价也随之下跌。近两年时间内,中毅达股价从最高点2016年2月19日22.38元/股下跌至目前的最低点3.51元/股,股价下跌了84%,市值则蒸发近200亿元。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e公司官微。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

相关推荐:

栏目分类


华股财经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风险自负。

提示:华股财经不作任何“加入会员、承诺收益、利润分成”以及其他非法操作方式进行非法的理财服务。

华股财经为深圳市大赢家网络有限公司旗下财经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客服QQ:511235903